壞蛋是怎樣煉成的4 > 第3667章 險象環生激戰的據點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4 - 第3667章 險象環生激戰的據點

所屬目錄:壞蛋是怎樣煉成的4      作者 : 曹三少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hqlgxv.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第3667章險象環生激戰的據點【五合一】

袁天仲所在據點。

這不,在遭到埋伏之后,袁天仲其部下的損失也很大。不過,袁天仲這個人戰斗力別高強,連著挑了許多位寒冰高層。

而最牛逼的那個寒冰大干部,此時正在給會長諸葛打電話,匯報這邊的情況呢,一時間倒也沒跟袁天仲交手。

這時,有人提議,如果單挑,恐怕四周沒幾個人是他的對手,不如就群毆吧。

這個提議,得到許多人的認可,這不,他們不再停頓,一擁而上,齊齊向袁天仲撲去。同時,還招呼下面的兄弟,一起對付袁天仲。

論單打獨斗,袁天仲誰都不怕,他怕的就是這種群毆,見寒冰人員一起殺來,他暗皺眉頭,下意識地倒退兩步,然后回頭觀望,看到手下的兄弟,像被人砍瓜切菜一樣,砍翻在地。

他吸了口氣,大聲說道:“你們往外面退,我來掩護。”

眾天帝成員聽完,拼命往外面擠。因為這個據點的門都是那種鋼化玻璃門,所以,倒還真讓他們突圍出去了,來到了院子里面。

看到他們出去了,寒冰這邊,就更加不能放袁天仲走了。

袁天仲再能打,但他畢竟只是一個人,而且他練的招數又是走輕靈一脈,在亂戰之中發揮不出威力。

眨眼功夫,袁天仲便被淹沒在寒冰的人海中,只聽場內人聲鼎沸,喊殺連天,卻以看不到袁天仲的身影,目光所及之處都是寒冰的人。

不過,袁天仲這人倒是挺機敏,見這樣走很難出去,他索性直接踩著幾個人的肩膀頭,直接把身體掛在大廳的吊燈上,然后,隨著吊燈的晃動,直接從一眾寒冰手下的頭頂上,越過去了。

幾個轱轆之后,他也來到了據點的院子當中。

一眾寒冰,當然不會就這樣輕易放過他,趕緊追了出來。

袁天仲遭到伏擊之后,傷亡也是很大。不過,姜怡帆等援軍,因為靠得比較接近,所以,營救還算及時。

除此之外,姜怡帆所帶領的,是清一色天候的兄弟,這些人,半數都是久經考驗的兄弟,有的甚至是直接接受過天帝戰力第一的鞏聰的點化和訓練,戰斗力可謂異常驍勇。

所以,他們這邊,并不像任長風、格桑那么被動。

這些人到場之后,第一步便是清理外圍的寒冰敵人。隨著領頭的姜怡帆一聲令下,所率領的數百兄弟,如同下山的猛虎一樣,對著敵人瘋狂屠戮。

此時,外圍的寒冰成員,正按照計劃,對著據點里的袁天仲一眾,展開前后夾擊之策,殊不知,自己反倒成了“餃子餡”,遭遇到了前后夾擊。

只見現場都是刀光劍影,喊殺連天,飛濺而出的鮮血染紅、染濕了地面。隨處可見的殘肢斷臂,使戰場成為了人間的地獄,扭曲、折斷的尸體然人看的心寒。

“是我們的兄弟,是我們的援軍到了。”“兄弟們,拿起你們的刀,給我殺。”“殺死這幫狗娘養的。”...

諸位中了寒冰埋伏,死傷慘重的天帝兄弟們,眼瞧著援軍趕到,頓時重新燃燒起了戰斗的希望。他們聲音一浪高過一浪,不斷地壯大聲勢,給己方壯膽。

在得到姜怡帆一行人的援救之后,袁天仲也覺得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他大聲說道:“老弟,你怎么過來了?”

姜怡帆一邊揮舞著手中的管刀,一邊震聲說道:“哥,你沒事吧,東哥派我來接應你,讓你們趕緊撤離。”

袁天仲抖動著軟劍,有些不可思議地說道:“撤離?我收到的命令,是拿下這座據點。”

姜怡帆:“撤離是東哥的命令,東哥說,這里有埋伏,不適合再繼續打下去了,叫我你們趕緊撤。”

袁天仲:“有埋伏,我看出來了。不過,也就這樣而已。說實話,讓我就這樣走了,我實在是不甘心。”

姜怡帆:“那天仲大哥的意思是什么?”

袁天仲:“當然不能這么走了,就算打不下這座據點,寒冰也別想要,我要燒了它,給跟著我一起戰斗而犧牲的兄弟們報仇。”

姜怡帆遲疑了一陣:“可是...可是這樣是違反命令的啊。”

袁天仲:“出了什么事,我擔著。怎么,天候的兄弟不敢打?要是這樣的話,那你們就先撤吧,不用管我。”

這姜怡帆,也是個有血性的漢子,聽袁天仲這么一激,他的牛脾氣頓時就上來了。

只見他甕聲甕氣地說道:“天仲大哥這么說,可就太小瞧我姜怡帆,太小瞧我們天候了。好,就聽天仲大哥的,把這破據點給燒了。咱們得不到,他們也別想要。”

袁天仲聽完大喜:“好,果然不虧是鞏聰的手下,有一股子血性。好,你安排一部分兄弟,去搞點汽油來,咱們領著人往里面沖。”

姜怡帆大點其頭:“沒問題,天仲大哥。”

然后,他親自叫過來幾個人,讓他們去準備汽油去了。

反觀袁天仲和姜怡帆,則各自領著自己的人馬,在清理掉據點外圍的敵人之后,反沖向據點之內。

有了這兩位領頭的帶頭,手下兄弟也是異常驍勇,一個比一個敢豁出命去。

本來,他們都可以撤走了,沒想到,居然反殺回了回來了,這倒是讓寒冰這邊的干部,有些奇怪,心說這幫人是不是瘋了。

不過,轉念一想,他們不走,這倒是好辦,不走,那就永遠別走了。

尤其是寒冰這個據點,最大的一個干部,更是喜出望外,他這個時候已經打完了電話,完全有空和他們好好玩玩。

他可是認識袁天仲和姜怡帆的,這兩個人,都是謝文東手底下的悍將。如果能將這兩個人的腦袋給砍下來,那可是奇功一件。

“乖乖,活該我今天立功啊。”這位最大的干部,直接喝開一條道路,走到陣營之前。

之后,又越過正在戰爭中心激戰的雙方人馬,直接找上了袁天仲。

當這人出現的時候,袁天仲立馬就感到身后一陣強大的氣場。

他迅速搶過旁邊一人的鋼刀,以炮彈出膛一般的速度,射向此人。

沒想到,當這把鋼刀距離這人的眉心不到五厘米的時候,他突然用手背輕輕一拍,便打落了:“袁天仲?!”(英)

袁天仲劍眉一挑:“正是,你是什么人?”(英)

來人:“這個,你不需要那么清楚,我是來要你腦袋的。”(英)

袁天仲:“以前很多人這么說過,可惜,他們都死了。”(英)

來人:“這是你人生最后一次,聽到這句話了。”(英)

袁天仲:“哼,真TM的水淺王八多,遍地是大哥,隨便一直臭蟲,都敢來威脅我了。”(中)

來人:“你說什么?”(英)

袁天仲:“F.U.c.k!YOU!Mather!”(英)

來人:“找死!”(英)

說完,面沉似水,直接動手。

此時,袁天仲已經戰斗了很長的時間,戰斗力削弱了不少。

而此人,跟袁天仲是一個級別,也是中級白金級。不過,人家在中級白金干部這個序列,已經呆了有十多年了。

不管是武功路數,還是套路的成熟度,都比袁天仲要強上許多。加上他剛剛沒參戰,體力一直保持在巔峰狀態,所以,一動手,就將袁天仲給壓制住了。

此人因為皮膚比較黑,面部輪廓比較立體,所以得了個“黑猩猩”的代號。

且說,中級白金干部“黑猩猩”率先出擊。只見他雙腳狂踏大地,動如繃弓,發若炸雷,剛猛暴烈,崩撼突擊!

整個人猶如下山猛虎,暴沖而至,舞動鐵拳裹挾排山倒海般的剛勁力量。

手中拿著一把短刀,以雷霆萬鈞之勢直轟袁天仲的腦袋

行家一出手,便知道有沒有。袁天仲見“黑猩猩”招式雖然簡單,但簡單中卻又蘊含玄妙。

袁天仲不敢大意,軟劍迎上了對方的短刀。

雙方當即,陷入激烈的戰斗當中。這兩個人的武功,都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所以,打起來非常好看。

“黑猩猩”手提短刀,圈起地上的雜草沙礫呼嘯著朝袁天仲而去。俗話說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

別看“黑猩猩”個頭比較大,可是,他的短刀運用的卻極為靈巧,如同鐵水激蕩,萬花盛開的樣子一樣,招招都是殺招,被它粘上要害,輕者重傷,重者死亡。

不過,袁天仲也不是白給的。軟劍這種武器只適合防御,如果想用它來殺人,非得練上個幾十年不可。

一旦練成了,那便盡可防守,遠可進攻,飛旋的軟劍可以發揮常人數倍的能量,攻擊力也可以瞬間爆發好幾倍。而袁天仲就是這樣厲害的人。

但見“黑猩猩”行如鬼魅,殺氣萬千,姜怡帆面色一凜,知道碰到了強悍對手。

他不敢有一絲一毫的大意,身形一展,管刀轟然而出:“天仲大哥,我來幫你。”

說著,趕緊過來幫忙。

身為天候的二把手,姜怡帆也是個厲害的角色,并且,在這三個月之內,頗受鞏聰的親自教導,戰斗力更是突飛猛進,絕對可以幫得上袁天仲大忙。

本來,袁天仲是不喜歡別人插手自己和敵人的戰斗的。

不過,人家姜怡帆的及時趕到,可是幫了他的大忙,否則,他和一干兄弟,早就被人追得滿大街跑了。另外,經過剛才的一陣較量,這個人應該只要擁有中級白金干部的實力,也確實在段時間內無法打敗。

現在,他們的任務目標是燒掉這座據點,所以,這個人必須得趕緊解決。

是以,袁天仲倒也沒有反對,算是默認了。

二人聯手,齊齊攻擊這個中級白金干部“黑猩猩”。

其實,袁天仲和姜怡帆身上有許多相似的地方,他們都是那種孤傲的人,一般的人很難入他們的法眼。

不過,假如真的有能入他們法眼的,那肯定是掏心掏肺相交,甚至豁出命去也不在乎。

而他們的招數和身法,更是非常相似。

袁天仲師承望月閣,是曲青庭的得意大弟子,更是蟬聯謝文東旗下第一戰力多年,身法如青云流水,飄忽靈秀,有時候看著簡簡單單的一招,卻千變萬化,奧妙無窮。

而姜怡帆,是武術教練出身。他的武術打得非常漂亮,云卷云舒,天高地遠,給人一種美輪美奐的視覺享受。可是,他又能兼顧著強大的殺傷力。

這很不容易,甚至可以說是很不得了的事。試想一下,能夠做到這樣兩全其美的,倒真不多。

嚴格意義來說,這應該是姜怡帆和袁天仲的第一次親密合作。

不過,兩個人卻好像一個很多年的組合一樣,彼此之間配合的十分默契。

姜怡帆的出現,恰到好處地彌補了,袁天仲在剛剛大戰中,所損耗的精力。亦或者說,袁天仲得到了一個精兵強將,一個強有力的助手。

閑話不多說,且看三人激戰。

袁天仲沒有多說什么,不過,“黑猩猩”倒是大喝一聲來得好:“同時宰了你們這兩條大魚,那可是相當不錯的。”(英)

姜怡帆:“那也得看你有沒有這本事了。”(英)

三人戰團十米范圍內殺氣縱橫,管刀、軟劍和短刀的碰撞聲不絕于耳,半空中兩道身影拳腳相擊發出呼呼的風嘯之聲。

三個人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一秒鐘之內就能打出多少招。

加上袁天仲、姜怡帆這都是招數特別好看又兼顧殺傷力的人,所以,他們之間的戰斗,既無比精彩刺激,又美輪美奐,把四周觀戰的眾人看得心始終揪緊,卻又不乏刺激和酣暢淋漓的感覺。

這“黑猩猩”力戰兩人,依然不落下風。這不,趁著姜怡帆不注意,一腳踢在姜怡帆的肚子上。不過,因為姜怡帆連續兩個后空翻,卸掉掉大部分力道,所以,倒也沒有給他造成致命的傷害。

不過,這一腳,卻讓姜怡帆臉上掛不住。

“M的,看我的。”姜怡帆挨了“黑猩猩”一腳,盛怒之下,再次沖上前去,管刀夾雜著寒光自下而上往上一劈。

鋒利的刀劍在地面上劃出一道長約一尺半,深約半尺的溝痕。刀鋒勢道不減,帶著殺氣怒沖其大腿。

“黑猩猩”的右腿剛剛被袁天仲軟劍刺中,行動略有不便。

姜怡帆正是看到了這點,這才攻擊其薄弱部分,區區的一點劍上,根本就不影響他的發揮。

哪知道,“黑猩猩”的變態程度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只見“黑猩猩”凌空幾個翻身,踩過姜怡帆的肩膀,從他的頭上垮了過去。

這一重擊,差點把姜怡帆踩跪到地上。姜怡帆甚至有這樣的錯覺,踩在他肩膀上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座山。

遭遇如此奇恥大辱,姜怡帆怪叫一聲,大叫道:“再來。”

而這時候,袁天仲也接著說道:“你攻他下路,我攻他上路。”

姜怡帆:“好。”

軟劍,管刀的進攻更加瘋狂了,三人的拼殺像跑馬燈一樣,剎是好看。

這種好看只不過是對旁人來說,但對交戰的三方來說,卻是致命的。

他們都是一等一的高手,用錯一招沒準就要丟掉性命。

袁天仲在退讓幾步之后,右臂挽動十幾朵劍花,直沖“黑猩猩”面門而去。

太快了,快的連“黑猩猩”都為之一震。

后者內心咯噔一下,只能選擇放棄進攻姜怡帆,抽身而退。

“黑猩猩”的武功確實高強,這個沒得說,中級白金干部放倒哪里,都不是白給的。

不過,他唯一的缺點就是,速度跟袁天仲和姜怡帆比起來略有些慢。

短時間內還好,可是時間一長,就有些吃虧。尤其是同時應付這兩位行蹤飄忽的高手,對體力更是一大考驗。

不一會兒,“黑猩猩”的額頭上就見了汗,一個不留神就被姜怡帆的管刀刺穿了手臂。

可“黑猩猩”也算是個漢子,連吭都沒吭一聲,硬生生地握住了管刀,把它從血肉里拔出來了。

姜怡帆將管刀一轉,管刀變成了鋼刀和鋼管兩部分,將刀留給了他,而前者自己拿著鋼管,狠狠地猛捶向“黑猩猩”的腦袋。

“黑猩猩”沒想到,這玩意兒,還能分成兩部分,有些猝不及防,只是下意識往旁邊一閃。

姜怡帆手中的鋼管,沒有砸中他的腦袋,倒是直接把他的肩上鎖骨給打碎了。他半邊身子往下一墜,差點栽在地上。

你以為,這就結束了?

不,

被打斷肩胛骨的“黑猩猩”,悶哼一聲,沒有大聲叫出來。

并且,非但沒有變得頹廢,而且越發瘋狂。

這不,他眸中兇光畢露,眼神兇狠得好像要吃人。

變招開始變得全無蹤跡、套路可循,完全是隨心所欲。

袁天仲和姜怡帆兩個人,用了吃奶的力氣來對付他。

可是,這個“黑猩猩”的動作實在太過鬼魅,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再快的招式都能被他輕松躲過或擋開。

這下,他們在速度上,好像都不占什么優勢了。

為此,袁天仲和姜怡帆,身上都受了不少的傷。

滴答滴答!

感受到身體里正在往外流淌著的滾燙的鮮血,袁天仲和姜怡帆都忍不住微微皺眉,不過很快,他們便靈機一動,計上心來。。

二人對視了一下,用眼神將彼此的想法相互交流了一下,得到的是高度的肯定。

袁天仲首先發難,不過,他的動作還是慢了一些,被人一腳踢中,重重摔倒在地上,嘴里一張,哇地吐出一口鮮血來。

“天仲哥,你先好好休息一下,這人的腦袋,是我的了。”

隨后,武術教練姜怡帆搶先發難,將手中的半截鋼管,狠狠砸向“黑猩猩”。

這鋼管的勁力極大,在空中發出尖銳的嘶鳴,聽著就叫人害怕。

“黑猩猩”眼眉一動,橫起管的另外一截,也就是那把短刀進行招架。

“當啷啷!”火星四射,金屬的強烈撞擊聲讓人耳鼓欲裂。

左右大漢無不遮耳后退。姜怡帆連退五步,半個身子都在發麻,握鋼管的手掌微微顫動,血從他的虎口一直滑落至鋼管上面,再從管身滴落在地。

他雙腳一軟,撲通一聲跪倒在這位中級白金干部的面前。

這并不奇怪,以姜怡帆一個人的實力,還是很難和堂堂一個中級白金干部交手的。

“黑猩猩”當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他哼笑著揮舞著手中的兩把刀,直奔姜怡帆而去,嘴里得意道:“你們兩個加起來,也不是我的對手。”(英)

“呵呵,殺了我吧。”(英)姜怡帆索性直接一閉眼,直接作出要投降的樣子。

“黑猩猩”喜出望外:“我會的。”(英)然后,一門心思地想要先將姜怡帆置于死地。

袁天仲和姜怡帆的故意示弱,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麻痹“黑猩猩”的作用。

一旁的袁天仲抓住這個難得的時機,一個轱轆從地上爬了起來,身形閃動飄到“黑猩猩”的身側,之后提劍一撩“黑猩猩”的腋下。

“黑猩猩”感受到了劍氣帶來的涼意,可他已經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了。軟劍雖柔,但如果用力得當,依然可以削金斷銀。

袁天仲以其霸道的力量硬生生砍掉“黑猩猩”另一只手臂。

“啊~”“黑猩猩”發出凄慘的叫聲。

袁天仲沒有停止,又一撩劍,又把“黑猩猩”的另外一只手臂給削了下來。

“黑猩猩”就是個打不死的蟑螂,雖然雙臂都沒有了,但仍然不能保證他不會跳起來反咬你一口。

姜怡帆深深體會到了這種可怕,他想都沒想,趕緊從地上起來,掄圓了手臂,一記鋼管狠狠地砸在他的天靈蓋上。

這一鋼管的轟擊,勢如流星,當場把“黑猩猩”的天靈蓋砸碎。“黑猩猩”被砸處當即頭破血流,他本人更是覺得以前一陣漆黑,腦袋一陣天旋地轉的,頓了有兩三秒之后,往上一翻,身體轟然倒下。

這時,袁天仲又走回“黑猩猩”身邊,低頭豪氣道:“剛才不是很囂張么?我看你還怎么囂張。記住,我叫袁天仲,我這位兄弟叫姜怡帆,到閻王那兒,就說是我們送你過來的。”

接著,便是鋒利的一劍,“黑猩猩”的頭被一劍砍掉。

在場正在混戰的寒冰和天帝一眾,看到這一幕都驚呆了,他們都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場面一下子安靜下來。

片刻的安靜之后,現場才再次跟炸了鍋一樣,喊叫報仇聲四起。

“老大被殺了,老大被殺了。”(英)“殺了他們,殺了他們...”(英)

幾名寒冰干部最先反應過來,怒喊著沖向袁天仲和姜怡帆。

不過,他們怎么可能是袁天仲和姜怡帆的對手,三下五除二,就被他們兩個給打發了。

之后,袁天仲眼睛寒光四射,向人群掃視一圈,如壯士出山,劍氣如虹,濃濃的殺氣漸漸在臉部聚集,透出鋒刃辦的峻厲,裹挾著一股強大霸氣,令眾人不寒而栗。

他震喝一聲說道:“迅速清空一樓,把他們全部趕到樓上去。”

“是。”眾人齊齊答應一聲,然后繼續往前沖擊。

寒冰一眾因為“黑猩猩”的死,而軍心大亂,群龍無首之下,下面的小頭目各自違章,七個人八個注意,有的主張進攻,有的主張后退,有效的防御陣營更是無從談起。

反觀天帝一眾,眾志成城,齊心協力,將寒冰陣營沖擊的大亂,攻擊遠不如剛剛犀利。

在天帝一眾強大的攻勢下,寒冰等人節節后退,直到把整個據點的一樓大廳完全占領,剩下的寒冰一眾(保守估計有好幾百人)全部被逼到了樓上,這才算結束。

袁天仲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大喝一聲:“汽油呢。”

姜怡帆擦了擦額頭上的虛汗,也大喝一聲:“汽油呢,汽油呢?”

“帆哥,汽油來了,汽油來了。”有兩個兄弟,各自提著滿滿當當的兩桶五十斤的汽油,獻寶似的,來到姜怡帆的面前。

姜怡帆沒有說話,而是把目光轉向袁天仲。

袁天仲只有簡單的一個字“燒!”

姜怡帆:“燒!”

然后,主動把一桶汽油搶了過來,對著大廳里面的一些桌子啊,椅子、木質樓梯啊,就是一陣傾倒汽油。

其他的兄弟們,也都趕緊過來幫忙,倒汽油的倒汽油,搶救傷員的搶救傷員。

爹死娘嫁人,個人顧各人,他們只會救己方受傷的兄弟,甚至己方兄弟的遺體都背走。至于地上那些寒冰的死者和爬不動的傷者,他們才不會管呢。

聞到這刺鼻的汽油味,就是傻子都知道,他們想要做什么。

這不,地上的寒冰傷者們,趕緊哭喊著央求說道:“救命啊,救命啊。”(英)

可是,天帝一眾根本就不管那么多,繼續在大廳里傾倒汽油,沒把汽油倒在那些傷者的身上,就算不錯了。

然,就算他們只想燒掉這座據點,剩余的寒冰同樣不會答應,趕緊沖下來,試圖搶奪他們手中的汽油桶。

可是,他們還沒湊近這里。就被天帝的兄弟們,直接撿起用現場亂七八糟的雜物,給砸了回去。

時間不長,四桶一共一百公斤的汽油,全都傾倒完畢,姜怡帆更是帶頭將倒空的汽油桶,扔進了據點的大廳當中。

而這時,天帝一眾全部退到了院子當中。

“把你們全部烤成乳豬,嘿嘿。”姜怡帆滿臉興奮,從口袋里掏出打火機,點燃,隨手甩進據點內。

呼!汽油粘火就著,火蛇順著大廳一直燒到樓梯口,時間不長,整座據點的一樓,陷入一片火海中。

這把火燃燒起來,可算是來勢洶洶,一呼百應,火蛇亂竄,劈劈啪啪的聲音不絕于耳。

袁天仲、姜怡帆等人站在據點看了一會便站不住了,火勢太旺,撲面的熱浪仿佛要把人烤成肉干,灼熱的空氣吸進肺子里,五臟六腑都象是燒起來。

他們趕緊又是院子里退了出來。

反觀樓內寒冰眾人,一個個全都逃到了樓上,大火雖然一時半會兒上不去,可是,大火產生的濃煙,卻毫無阻擋地,往樓上跑去。

被大火嗆得肺都要咳出來了,他們趕緊四散尋找水源,以掩住摳鼻,以防吸入過多的熱空氣。

(在這里需要多提一句,往往火災現場,造成重大人員傷亡的,往往不是直接被火燒死,而是被火燃燒的濃煙給直接嗆死或者因為缺氧而死。所以,火災發生的時候,一定要彎下腰,用手或者濕潤的毛巾掩住口鼻)

有的人,則趕緊找來了滅火器,想要把火滅掉。只是現場火勢太大,區區的幾個滅火器,根本就澆滅不了現場的大火。

至于用消防槍噴水,這更是沒用,因為汽油著火,光是用水是撲不滅的。

這不,就有幾個想要滅火的家伙,反被大火給燒死。

雖然大家沒有看到里面什么樣子,可是,能夠聽到里面的慘叫聲、呼喊聲以及求救聲,就基本能夠想象的出來了。

不用說,那里現在肯定是亂成了一團,好像人間地獄一樣。

“真他MD過癮!”姜怡帆看到眼前的熊熊大火,但卻滿臉的激動。

袁天仲也跟著樂了,緩緩說道:“是啊,超級過癮,兄弟們這次辛苦了,天仲欠你們一個人情。”

姜怡帆也跟著笑了:“天仲大哥說的這是哪里話,咱們是一家人,不說兩家話。”

袁天仲點點頭,指著據點樓層,說道:“要不了十分鐘,里面的這幫人,全都得從窗戶里跳出來,到時候,讓兄弟們準備好,一定不要放過一個。”

姜怡帆:“明白,我已經交代下去了。就等著這幫烤乳豬受不了,跳下來呢,到時候...”

然而,沒想到,這話剛剛說到一半,就聽到四周鈴聲大作,看樣子是JC到了。沒準,消防車也跟著到了。

姜怡帆聽到這聲音,臉色頓時一變:“什么鬼情況,早不來晚不來,天仲哥,這...這怎么辦?”

袁天仲忍不住跺了跺腳,急聲說道:“這地方的警察,咱們還沒有搞定,要是這就被他們抓走,會比較被動。”

姜怡帆:“天仲哥的意思是,咱們撤?”

袁天仲:“只能撤了,咱們這也算出了一口惡氣了,算里面的這幫人運氣好。下一次,可就沒那么好運了。”

姜怡帆聽袁天仲的一番話,覺得言之有理。

他點了點頭,隨后說道:“好的,就聽你的。”

然后,二人召集人馬,帶上傷員,迅速離開這里。

他們這邊前腳剛走,后腳警察就來了。

看到現場一片狼藉,火光熊熊的樣子,這迪拜的警察立馬就知道,這里肯定發生了超級嚴重的動亂事件。

迪拜,一直給人一種富庶、繁華,和平,安全的印象。如果這里的事傳揚出去,那對它們一直保持的良好名聲,會是一個相當大的損害。

這不,警察到場之后,一邊吩咐隨行的消防員消防車進行救火,另外一邊嚴格封鎖消息。如果有人問起,就說是偷渡進這里的難民違法接電,造成的失火事件。

當然,引起這件事的幕后真兇,肯定是要一查到底的。

其實,今天晚上的動亂,又何止這一處。

這不,另外一處寒冰據點,幾乎同時,也發生了激烈的火并。

**********

陳少河所在的據點。

與分部和上一個據點一樣,陳少河這邊,也遭到了埋伏,一開始卻也遭到不小的損失。

不過,陳少河這個人,不單武功超絕,腦筋更是轉得飛快,臨場指揮更是一流。

這不,在遇到埋伏之后,他指揮手下沉穩的當,步步為營,派遣重要的干部壓陣,居然,被他成功地逃出了這個據點,損失不到四分之一。

而據點里的寒冰一眾,深知“窮寇莫追”的道理,只掩殺了一陣之后,便沒有再追。

陳少河領著一干手下,見后面沒有追兵,忍不住長出了一口氣。

陳少河不明所以,還以為只有自己這個據點遭到了埋伏呢,不禁扼腕嘆息:“唉,這下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長風天仲他們,肯定會笑話死我的,小小的一個據點,居然沒有打下來,真是背到姥姥家了。”

旁邊的一位心腹干部聽完,忍不住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把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可不敢這么說,陳大哥。你看剛剛那陣勢,明擺著是早有準備,咱們能逃出來,已經是相當不錯了。”

右邊還有一位干部,也附和著說道:“是啊,全賴陳大哥指揮有方,咱們才能逃出來。這一次,咱們雖然沒有拿下他們的據點,不過,就傷亡情況來看,也跟敵人差不多,即便是無功,但也算是無過吧。”

知道兩位兄弟,是在安慰自己,陳少河倒也不會過于樂觀。

他晃了晃腦袋,從濕噠噠的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機,自言自語地說道:“我現在給東哥打電話請罪。”

兩位心腹干部:“陳大哥...請罪就先不必了吧,咱們把咱們這邊的情況告訴給東哥,相信他會理解的。”

陳少河語氣有些嚴厲:“打敗仗就是打敗仗,沒有完成任務,就是沒有完成任務,給自己找理由算怎么回事?”

一句話,把兩位心腹干部,說的是啞口無言,不敢再有貳言。

而這時,陳少河也撥好了謝文東的電話。

只是,他打了好一會兒,也沒有打通。

“奇怪”,陳少河咕噥一聲:“怎么打不通東哥的電話?莫非出了什么事?”

這時左邊的那位干部說道:“陳大哥別著急,許是東哥沒有聽到,你打打勇哥他們的電話試試看。”

陳少河點了點頭,正準備再去打余勇的電話。

這時,司機突然急聲叫了起來:“不好,陳大哥,前面出現了不明的車隊,看著像是敵人。”

“啊...”陳少河趕緊把電話收了起來:“真TM的是陰魂不散,趕緊準備迎戰,準備迎戰。”

嘎吱!!

司機趕緊一腳剎車,把車停住。

后面的汽車,見頭車停了下來,也都紛紛把汽車剎住。

這時,陳少河趕緊下了車,拔出自己的武器,沖著后面汽車的眾人連連揮手。

諸位兄弟一看到這個時候,立刻就明白過來,趕緊呼叫著拿起武器,利用汽車作為警戒。

在看對面的那個車隊,見面前這邊動了手,也都紛紛下車,拿出武器,做好了干仗的架勢。

雙方的戰斗一觸即發,只等各自的頭領一聲令下。

不過,就在雙方即將進行大規模火并的時候,前方燈光刺眼的隊伍當中,突然傳來了一個Z國人的聲音。

只聽那人試探性地問道:“你們,是什么人?”

陳少河一聽這聲音,心說咋這么熟悉?

他狐疑一陣,隨后凝聲說道:“我是天帝旗下防衛部部.長陳少河,東哥的特別使者。”

“哎呀”,那邊聽完之后,突然傳出一陣驚喜之聲:“原來是陳大哥啊,我是小火人劉深磊啊,我奉東哥的命令,前來接應你們的,沒想到,你們自己逃出來了。”

說完之后,趕緊揮了揮手:“都把武器放下,一個個眼珠子咋看得,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怎么不認識一家人了?”

前面的陣營之中,陸陸續續傳來恍然之聲,紛紛把手中的武器給放了下來。并且,一個個大跨步地,想要過來和陳少河匯合。

然而,陳少河卻突然大喝道:“等一下,我有一個問題要問你。”

對方自稱劉深磊的男人愣了一下,問道:“陳大哥,怎么了,連我也不認識了嗎?我是小火人劉深磊啊。”

陳少河謹慎道:“小心點總是好的。”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4》是繼曹三少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的又一作品,作者是曹三少,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4,請收藏本站www.hqlgxv.icu/huaidan4以便下次閱讀。

本站新增加黑道小說欄目,綜合了網絡上大部分黑道類小說等經典作品,大家可以點擊經典小說推薦進入到列表選擇自己喜歡的小說。黑道小說網努力為大家推薦經典小說閱讀。讀者QQ群:193997850

標題:第3667章 險象環生激戰的據點   地址:http://www.hqlgxv.icu/huaidan4/54625.html
助彩计划软件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