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三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三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hqlgxv.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聽了謝文東這話,齊笑龍心中一塊石頭算是安穩落地,婉轉道:“沒錯,我也很不恥博展輝的為人,但他是老大,我們做兄弟的亦是敢怒不敢言,現在他垮臺了,其中玄子丹雖說出了不少力,可他以老大的接班人身份自居,恐怕,難以服眾吧?”他說得委婉,眼睛一直盯著謝文東不放,打算從他臉上看些端詳出來。可他失望了,謝文東一直保持著笑呵呵的表情,連目光都沒有一絲波動,他手中把玩著打火機,來回甩動,發出‘啪啪’響聲,笑道:“我剛才說過了,誰坐老大,那是你們忠義幫的事,我是外人,不好表態,也無權插手,齊先生,大家都是聰明人,還沒明白我的意思嗎?”

“哦!”齊笑龍先是一楞,接著連連點頭,慧心一笑,忙說道:“明白,明白!我明白謝先生的意思了!”

謝文東面露不耐,打個呵欠,說道:“齊先生如果沒什么事,留下來一起吃頓便飯吧。”他的意思很明顯,開始下逐客令了。不知道齊笑龍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順竿往上爬,借著謝文東的客氣之言,獻媚笑道:“那就討饒了,呵呵。”

撲!謝文東剛喝進嘴里的茶水差點噴出來,暗道這家伙的臉皮還真是夠厚的,不傻裝傻的人最可惡。一頓飯下來,謝文東吃得并不舒服。吃飯時,身邊有一個人從始至終、沒有片刻停歇、變換著各種各樣肉麻的語言來恭維你時,任隨都不會有好胃口,特別是象謝文東這種并不喜歡聽恭維話的人,他的脾氣算不上暴躁,但也絕對談不上柔和,能忍住沒當場發作,說明他比以前成熟許多。好不容易將齊笑龍送走,旁邊的姜森笑出了聲,總結一句話:“他是善于言辭卻不善于察言觀色的人。”

“媽的!”謝文東笑罵道:“不用選別人了,就他吧!”隨著閱歷和年紀的增長,不再象以前,謝文東已經很少有罵人的時候,即使是他怒極氣極也不例外,從談吐舉止上看,已完全成了一派文明人的模樣,當然,這不包括他無可奈何時,比如現在。彈了彈手指,他瞇眼又補充道:“將齊笑龍準備對玄子丹不利的消息放出點風聲,不要太大,只是能讓忠義幫那些頭頭們了解一二即可。”“為什么?”姜森對自己弄不懂的事總是喜歡刨根問底。謝文東悠然一笑,道:“一個好故事,精彩的部分要開始時,前面總是需要有一些鋪墊嘛!”姜森還是不懂,剛要追問,謝文東搖手道:“問是一種好習慣,不過若是能一邊去做一邊去理解,你會從中學得更多。”言罷,謝文東突然嘆了口氣,走到臨街的窗前,一扶窗棱,又道:“我不可能一輩子都在你們身邊,也許有天我可能莫名其妙的死了,或者厭倦了準備離開退出時,你們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姜森嚇得一哆嗦,不知道東哥怎么突然說出這樣的話,疾步上前,來到謝文東身后,小心問道:“東哥,你……”

謝文東笑呵呵的轉過頭,擺手道:“沒什么,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已。世事無償,瞬息萬變,這一分鐘我還站在這里,可誰知道下一分鐘會發生什么。人有生老病死,只要話著精彩,活著隨心所欲就足夠了。”姜森吸氣,感覺腦中暈沉沉的,比平時重了很多,他不知道謝文東現在在想什么,此時他才發現,自己對東哥的內心原來是如此的不了解,所以他只能苦笑,說不出一句安慰的話來。謝文東是不需要別人安慰的人。看出姜森的想法,他舒展眉梢,笑道:“真奇怪,不知道怎么突然說出這樣的話,可能魂組的偷襲真的刺激到我的內心最深處了吧。”說著,他小孩子脾氣的禁禁鼻子,嘴角一挑,佛袖背手道:“總有一天,我也要給魂組那些坐在安樂窩里享福的人一個天大的‘驚喜’!”

是什么樣的驚喜,姜森不得而知,但他清楚,只要謝文東想得到、說得出的,那他一定能將其付之于行動。

謝文東準備拿齊笑龍開刀,原因很簡單,只是因為他看不出人家的‘眉眼高低’,正因為這樣,說明他也是個自私自利、眼中只有自己的人,這種人最容易被利用,所以他順理成章成了謝文東的首選對象。當日晚間,眾人聚集一堂一起吃晚飯間,江琳亦在其中,謝文東有意無意中提到齊笑龍來找自己這件事。別人都沒放在心上,只是三眼捂著肚子,細嚼慢咽的吃著菜,隨意問道:“齊笑龍是誰啊?”他小腹的傷還沒痊愈,不過精氣神十足,走起路來和普通人無異。姜森道:“就是忠義幫里的一個有些實力的頭頭。”“哦?”東心雷擦擦嘴,抬目問道:“他來找東哥干什么?不是想要回海港酒店那一份吧?!”

姜森搖頭笑道:“當然不是!忠義幫再沒有自知之明,也不會在現在這種情況下老虎嘴里拔牙。齊笑龍來是邀請東哥幫忙的。”“幫什么忙?”“借咱們之力除掉玄子丹!”姜森若無其事,悠然說道。別人聽后沒什么感覺,稀松平常,黑道本來就這這樣,不是你吃掉我就是我吞并你,可江琳一聽這話,臉色微變,垂首立耳,仔細聽著眾人的談話。她和玄子丹的關系可以說很微妙,后者即是她的恩人,又似她的親人,若是沒有發生那件悲慘的事,玄子丹恐怕早已成了她的姐夫。

“靠!”三眼大嘴一撇,臉上流露出輕蔑之意,別過頭去,低頭吃飯,不再說話。東心雷玩笑道:“如果能得到足夠多的好處,也是可以考慮的嘛!”“是啊!如果他當了忠義幫的老大能將名下一半的地盤送給咱們,這個幫也是可以幫上一幫的。”姜森瞄了一眼江琳,半真半假道。李爽聽后也跟著隨聲附和,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看樣子大有出人助齊笑龍一臂之力的意思。江琳急得著搓手,只是謝文東還沒表態,她也不好說什么,只是旁敲側擊道:“人家剛幫你們除掉大患博展輝,既然知道齊笑龍心懷不軌,不幫忙也就算了,怎么還能反過來與其同流合污呢。”任長風斯條慢里的拿起手帕輕擦嘴角,老神在在道:“萬事利最大,有利不做,那還出來混什么。”江琳一聽,鼻子差點氣歪了,再看任長風那表情,更是氣不打一處來。無奈,鳳目一轉,看向謝文東,兩柄小扇子的睫毛呼扇呼扇的上下擺動。謝文東開起話頭,一直沒說話,只是邊默默吃著飯邊聽眾人講話。話是他挑起來的,自然也該他來收尾,放下筷子,喝口茶水,酒足飯飽的拍拍肚子,總結出一句話:“見機行事吧!”

說出這么一句模凌兩可的話后,謝文東起身,回房間了。李爽搖搖肥頭大耳的腦袋,環視眾人問道:“東哥什么意思?”

三眼跟著站起身,說道:“東哥的意思就是,我們幫誰不幫誰,最終的決定還是要東哥自己拿定。”“靠,你這不是等于沒說嘛!”李爽掘嘴道。三眼壞笑道:“所以,愚蠢的人只能問出愚蠢的問題。”說完,怡然自得叼起煙,笑呵呵走到一旁。

李爽眼睛一瞪,剛要發作,又不知出何原因忍了回去,對在坐的一甘人道:“要不是看他身上的傷還沒好,我早上去狠狠揍他一頓了,你們信不信……”沒等他把話說完,眾人紛紛站起身,三兩成群,走人了。“哎?哎,我話還沒說完呢,你們急著走什么?”李爽不滿的嚷嚷道。“你自己在這好好的自言自語吧!”高強回頭扔下一句,再不理他。

江琳是最后一個離開的,垂首,眉頭緊鎖,滿腹心事。回到自己房間后,想了片刻,還是給玄子丹打了電話。

齊笑龍要對自己不利,這話若是別人說,玄子丹未必會相信,可江琳傳出來的話卻不得不信。掛斷電話后,玄子丹暗暗倒吸冷氣,討道好險啊!自己還沒有準備,而且博展輝一死,下面那些人不少對他都是面和心離,加上幫會需要處理的事情堆積眾多,他的時間大多花在這上面,要是齊笑龍真突然打來,那自己必然殘敗無疑。還好,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謝文東還沒站在齊笑龍那一頭。自從玄子丹得到江琳傳來的消息后,一方面加強戒備,同時廣拉親信,四處游說立場中立的頭頭們。齊笑龍倒是沒有他那么緊張,那日在鮮花酒店,謝文東透漏給他的信息是可以暗中助他,有了北洪門的支持,那玄子丹變得微不足道了,即使各方面的消息都表明后者在暗中蠢蠢欲動,他也沒放在心上,而是拉上譚小春和魏明兩個親密伙伴,密謀計劃。月末倒數第二日,晚,天陰有云,看不見星斗,就連月亮也隱藏在烏云背后,散發出微弱的光芒。

東方夜總會,是魏明的場子,在當地名氣不小,但面積卻不足籃球場大,屬于中型舞廳。里面裝修的很一般,有些裝飾甚至已經破舊,但絲毫沒影響到它生意的興隆、火暴。魏明與當地警方關系交好,上下都有聯系,甚至有時當地警方無法完成上面定下來的‘指標’時,還要找他幫忙,即使是在嚴打期間,警察的鐵拳也打不到他的頭上,因此,此處成了一處只要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的場所。吸毒、嫖娼、賭博,在這里都可以找到,當然,前提是你必須有足夠的家底來讓你揮霍。

齊笑龍和譚小春都經常光顧這里,因為東方夜總會里有他們喜歡的一切,今天,這兩位心情似乎格外的好,和魏明打了一聲招呼后,前后到場。二人將隨身的小弟們扔在大廳,自己鉆進一間包房。兩人屁股還沒坐熱,魏明也到了,他喊來夜總會的‘媽媽’,讓她將新到的幾位小姐叫來,齊笑龍和譚小春聽后,正合心意,笑容滿面問道:“怎么,魏老弟又引進新人了?”

“剛走了一批,沒辦法,只好臨時找些新手,再說,現在出來玩的人都喜歡清純的,越嫩越高興,價錢也高。”魏明經驗豐富,說起話來低氣十足。譚小春倒酒,拿起喝了一大口,問道:“不知道長得怎么樣?”魏明故意上下看看他,仰面笑道:“兩個字,水靈。”譚小春一聽也笑了。齊笑龍趁小姐們還沒來,正色小聲說道:“你兩位準備怎么樣了?我這面可是萬事具備,打算下月初就動手。”潭小春和魏明收起色迷迷的笑容,沉聲道:“沒問題,人手都準備好了,就等動手呢!”

“啪!”齊笑龍一合手掌,笑道:“此事當萬無一失了,而且又有北洪門支持咱們,玄子丹想不死都難,等事成之后,你我三人,將共統忠義幫。”“好!咱們熬了這么多年,終于盼到出頭的日子了,哈哈!”魏明精神抖擻,仰面大笑。

幾人正說笑間,‘媽媽’領著數明年輕艷麗的女郎走進包房。齊笑龍和譚小春的目光頓時被吸引住,拔都拔不出來,嘴巴張開,就查點沒流出口水了。齊笑龍目光盯在小姐們的臉上不放,問道:“老魏,這些妞從哪找來的?”

“怎么?你齊老哥不是想挖兄弟墻角吧!”魏明嬉笑道。“奶奶的,我今天都是真有這個意思了。”齊笑龍直言不諱,他和魏明相識多年,說起話來也沒有太多的客套。“哈哈!你饒了兄弟吧,我可就是靠這來吃飯呢!”魏明向一旁媚笑的‘媽媽’擺擺手,道:“沒你的事了,出去吧。”‘媽媽’連連點頭,臉上擦抹的胭脂都快被她笑得掉下渣來,說道:“知道知道,齊哥,譚哥,你二位玩好啊!”“恩!”齊譚二人不耐其煩的點點頭。‘媽媽’出去之后,幾人再忍耐不住,紛紛拉上自己心意的小姐,讓其坐在自己身邊,上下其手。魏明掏出一支白色透明的小口袋,笑道:“先來點刺激的。”譚小春一看大樂,拍手道:“這口我喜歡!”說著,打了個呵欠,接過魏明遞來的細長吸管,迫不及待的將口袋里的白色粉末倒在茶幾上,手指一粘,塞進嘴里。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hqlgxv.icu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三章   地址:http://www.hqlgxv.icu/325.html
助彩计划软件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