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hqlgxv.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東心雷一縮脖,看著簫方,張大眼睛道:“喊我的名就喊唄,干嘛咬牙切齒的,大家都老朋友,簫方氣得眼珠差點沒冒出來,他深深吸了兩口氣,勉強冷靜下來,一指地上的白衣人,冷聲道:“這,都是你做的吧。”

東心雷聳聳肩膀,道:“你說得不都是廢話嘛,除了我之外周圍還有其他的人嗎?”“好好好

簫方連連點頭,道:“那你就血債血償吧!”東心雷驚訝的一張眼睛,笑道:“我沒有聽錯吧,手下敗將,在南京你還不知道怎么跑的,竟然又在這里大放厥詞,我真是服了你了”南京的慘敗是簫方一生的痛,不等東心雷說完,怒吼一聲,他大手一揮,叫道:“不要放跑一條北洪門的狗!”東心雷飛腿踢倒最先沖到自己近前的南洪門弟子,仰面狂笑道:“手下敗將,隨死隨活還不一定呢!”說完,一頓連踢帶砍,四五名大漢又傷在他手下。東心雷猛一抬手,將在眾人都以為他要下進攻命令時,出人意料的喊了一聲:“撤!”

不管別人的反應如何,帶頭轉身就跑,甩開兩條大長腿,繞過路中的卡車,展開了他一直不怎么擅長但到了上海卻經常能用到的跑路。簫方也沒想到這家伙說跑就跑,見他說話時底氣十足,以為會跟自己纏斗一番,結果出人意外的跑了

吳常看了看奔跑中的東心雷,又瞧瞧正向自己一方沖來白壓壓一片的南洪門弟子,一恨心,一跺腳,感嘆一聲,隨著東心雷跑路的方向奔去。主將都跑了,下面的人自然沒了斗志紛紛收刀,北洪門的一干人眾緊隨東心雷和吳常身后,一路狂跑下來。好不容易;吳常才追上東心雷,邊跑邊喘息道:“雷哥,我們剛打了勝仗,跑什么啊?”

“嘿嘿!”東心雷怪笑道:“不跑才是笨蛋呢!天知道南洪門還有多少后援沒有上來,一旦纏斗起來,咱們真就象簫方說得那樣,一個都別想走了。”“簫方他算個”吳常氣道:“即使對方人手不少,我也有把握把簫方擒住,到時南洪門人再多,咱們也不怕了。”東心雷搖頭,道:“簫方可不是傻子,你能想到得人家可能也想到了,他能站住不動當你抓嗚?別說話了,咱們這是跑路,容易岔氣!”吳常又是嘆了口氣,賭氣囊腮的默默跟著。

當簫方組織人力將路中的大卡車推到一邊時,東心雷等人己跑出老遠,他一點都不擔心,拉開車門,冷笑道:“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上了車,命令手下加足馬力追擊。人的兩條腿哪能跑過四只轱轆的汽車,不一會,東心雷隱約聽見后面的馬達轟鳴聲。他一拍腦袋,暗暗叫道不好。這時再叫不好己然晚了,兩名落在最后的北洪門弟子躲閃不及,被飛馳而來的汽車撞個正著,二人怪叫一聲,向前撲出好遠,可還沒等站起身,無情的汽車己在他二人身上攆過去,接著又是一輛,,等全部汽車過去,地上只剩下兩灘血肉。北洪門的弟子為了閃躲汽車,紛紛避到公路*墻壁的兩側,這樣一來,速度也放緩慢,南洪門弟子紛紛從車內跑出,兩伙人又戰在了一處。雙方人數相差無幾,實力相當,打起來亦是真刀真槍你死我活的撕殺。

東心雷見自己人都被對方纏住,急得一跺腳,他想打電話告急,可轉念一考慮,還是作罷,家里己無人力,大部分人都被三眼和任長風領去偷襲永勝了,他不想讓他二人分心,正想著,迎面跑來一白衣人,身高超過一米八,精瘦象根馬竿,一只眼睛用快黑布遮住,東心雷看仔細之后,暗叫一聲麻煩,原來這人正是南洪門的八大夭王之一的獨眼龍田方常。二人之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無話可說,紛紛橫刀戰在一處。兩人各不相讓,完全是硬碰硬的打發,刀刀碰撞,火星四濺,’叮當當,之聲不絕于耳。論實力,田方常未必是東心雷的對手,若后者想在短時間內把他處理掉也非簡早之事。東心雷心有顧及,不得不邊打邊分心觀察周圍的情況,這樣一來,二人一時間倒也打個平手。

街道上到處是撕殺的人群,一黑一白仿佛是永遠不能被調和在一起的顏料,稍一接觸,其中總有一方會倒地消失。吳常老遠就看見在后面指手畫腳、不時高聲喝喊的簫方,提著他那把超大號的片刀,先是沖著簫方的方向一路小跑,等他認為己到了自己的攻擊范圍之后,一聲斷喝,速度瞬間提升,快似閃電,向簫方飛馳而來。簫方左右有不下十名南洪門的精銳做為他的護衛,見狀,紛紛抽刀擋在他身前,迎擊沖來的吳常。人沒到,刀己經高高的舉起,等吳常到了護衛近前,不管對方是誰,掄臂就是一刀。

刀身本就沉重,加上他身體向前的沖力和臂膀揮舞的力量,刀身劃過空氣時竟然發出了狂風呼嘯的聲。

南洪門護衛見他銳不可擋,不敢大意,又不好側身閃躲,最前方的三個人幾乎同時橫起刀,硬接他來勢洶洶的一擊。刀刀結實,先是一聲刺人耳鼓的尖銳響聲,接著傳來三聲驚叫,等簫方和南洪門人看清楚之后,無不在心里顫抖一下。原來吳常一刀砍出,硬聲聲把三位橫刀招架、膀大腰圓的大漢凌空震飛出三米多遠,躺在地上,雙臂酥麻,頭昏眼花,一時間爬不起來。這得有多大的力量啊?!簫方暗中吐舌,他自己也沒把握能接下這一刀,抬頭仔細打量對方,吳常身高中等,看不出有多粗壯,只是肩膀要比普通人寬了一些,不過,從他高挽的袖口還是看出一二,古銅色的肌膚下肌肉高高鼓起,象是一座小山,肌肉上的青筋都蹦起多高,這兩條手臂能及得上小孩的小腿粗細。簫方看罷,分開眾人,緩步來到吳常對面,問道:“兄弟是誰,我以前好象從沒見過你。”吳常是謝文東當上北洪門掌門人后新提升起來的年輕一代中的佼佼者,他以前專職負責金鵬的安全,所以南京打得熱火朝天時,他一直都呆在T市,簫方并未見過他,后來北洪門踏入上海,謝文東覺得手下可用之人甚少,向金老爺子略微一提,老爺子二話沒說,撥過來一批年輕但實力雄厚的門下弟子,吳常正是其中之一。

謝文東也及其重視此人,剛到上海,就讓他做了東心雷的副手。吳常上下看了看簫方,眉頭一鎖,沒好氣道:“哪來那么多廢話!”說著,臂膀一揮,片刀刮起一道旋風向簫方襲去。簫方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甚少有動手的時候,不過不動手并不代表他不會。腳下一滑,連退兩步,避開對方的刀鋒,同時橫刀于胸前,說道:“這位兄弟,我看你是個人才,不如改投我……”

沒等他說完,吳常眼眉豎立,大嘴一咧,罵道:“我改你媽的投!”他沒再給簫方說話的機會,一刀接一刀,而且速度越來越快,不下十余斤的的大片刀在他手中仿佛輕如無物。簫方左躲右閃,連說句話的空擋都沒有,日光一冷,起了殺意。如此厲害的人物不能為自己方所用,那不如趁早除去。他身法一變,猛然加緊攻勢,唰唰唰連斬出數刀,讓吳常的攻擊為之受阻。

兵對兵,將對將,南北之間再無一人空閑,全部加入了戰團。正在雙方勢均力敵,打個難解難分時,南洪門身后響起了汽車的鳴叫聲,數十道車燈照射過來。東心雷心里一驚,連忙幾揮兩刀,把田方常逼退數步,伸手一遮射來的強光,聚睛細看,只見街道盡頭駛來一隊汽車,車的型號陌生,車牌陌生,坐在車中的人也同樣陌生,東心雷整個心縮成了一團,看來南洪門的援兵還是到了!果然,簫方跳出圈外,扭頭一看,仰面大笑,用刀一指遠出的東心雷和眼前的吳常,做然笑道:“主動投降吧,或許還能少吃點苦頭,不然”吳常似乎有打斷別人說話的習慣,簫方話沒到一半,他的刀又到了。簫方氣得眼皮都直跳,可一時半會又拿他沒辦法。東心雷暗討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南洪門的人越來越多,而自己孤立無援,管不了那么多,能跑多少是多少吧,用盡全力,猛然一刀劈出,硬生生將沖來的田方常磕了回去,大聲叫喊道:“兄弟們,跟著我撤!”

田方常哪里肯放過,見他要跑,拼命追去,揮舞的手中刀,喊道:“東心雷,今天你插翅難飛

南洪門的援兵還沒趕到場中,街道另一頭警鈴大震,一閃一閃的警燈快速飛馳而來。場中所有人的臉色具是一變,特別是南洪門的弟子,面面相對,搞不懂這時候警察怎么來了。簫方臉色陰沉的難看,雙眼滴溜溜亂轉,不知在想什么。下面有人上前問道:“簫大哥,咱們不是己經和警察打過招呼了嘛,他們怎么”簫方一瞪眼睛,怒道:“你問我,我問誰去?”

南北洪門不管如何有實力,如何囂張,但警察既然到了,不得不收斂一些,紛紛將刀具收起藏好。東心雷長出一口氣,即使被警察抓起來也比被南洪門全部圍殲的好。不一會工夫,警車呼叫而至,車門一開,擁出不下數十名全副武裝的警察和手持警棍盾牌的防暴武警,領頭的一人是個四十多歲,留著八字胡的中年人,對一黑一白數百名如狠似虎,渾身粘血的大漢旁著無睹,走到場內中央,低頭查看一番倒地的人,粗粗一點人數不下三四十,他面容陰冷下來,轉日掃向南洪門的人群中,最后日光在簫方臉上定住,淡淡說道:“簫老弟,這回做得有點過分了吧。”

簫方只覺得中年警察眼熟,可一時又想不起來在哪見過,沒放在心上,走上前,小聲說道:“你們來得太快了!”

中年警察漠然一笑,說道:“報警中心的電話都快被打暴了,我還能坐得住嗚?”“該死!”簫方一拳砸在汽車的頂棚,問道:“那你的意思該怎么做?”中年警察道:“一是你們全跟我走,二是我只帶走北洪門的人,但你多少也得揪出幾個倒霉的,不然,交代不過去。”簫方明白的連連點頭,揮手道:“不用說了,我知道!”轉過頭,向自己人問道:“哪位兄弟愿意去公安局喝兩天茶?”剛說完,’呼啦,一聲走出一幫人,這事對于他們來說司空見慣了,去警察局和度假沒什么區別,進里面有吃有喝,過不了幾夭上面自然有人會將他們保出。簫方拉著中年警察走到一旁,小聲說道:“你們準備把北洪門這些人怎么樣?”

“還能怎么樣?該辦的就得辦,該懲的就得懲!”中年警察嘿嘿笑道。“恩”簫方揉了揉下巴,說道:“下面的小兵能放可以放掉,讓謝文東花錢贖出來對你們也是增加一比不小的收入,但是有兩個人一定不能放跑,”他偷偷一指東心雷和吳常,又道:“好好,斥候,這兩個人!”對于簫方的指手畫腳,中年警察厭煩的一皺眉,淡淡說道:“應該怎么做,我知道!”

“恩!”簫方或許一向不把警察放在眼里慣了,沒聽出中年警察中的不滿之意,點下頭,拍拍中年警察的肩膀笑道:“回去提我向你們局長問聲好,呵呵!”中年警察看了他一眼,沒再搭理,轉身一指北洪門的幫眾,喊道:“把他們統統給我帶走!”

一聲喝令,武警站成一排,盾牌抵起,一步步向前逼壓,北洪門弟子見警察向自己一方涌來,紛紛扭頭看向東心雷,只見后者早早的高舉雙手,擺出一副隨便你們的模樣。吳常一看,無奈的嘆口氣,將手中大號片刀一扔,垂頭而立。下面幫眾見狀頓時沒了斗志紛紛舉手,放棄抵抗。北洪門的人不少,足足裝滿十余輛警車,簫方帶領一幫手下散去,日才間不長,救護車也到了,醫生護士收抬殘局,保守估計,死傷人數在玉十往上。東心雷和吳常被安置在中年警察所坐的警車里,后者拿起對講機招呼一聲,車隊緩緩向南方向駛去。東心雷一楞,疑惑不解,問道:“這好象不是去公安局的方向嘛?!”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hqlgxv.icu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章   地址:http://www.hqlgxv.icu/302.html
助彩计划软件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