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六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六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hqlgxv.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本來二人不錯的興致經過此事一鬧消失得無影蹤,謝文東噓了口氣,無奈道:“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回家。”江琳一聽,發出銀鈴般的笑聲,搖了搖手中的車鑰匙,一本正經道:“同志,應該是我送你回家才對。”謝文東翻翻眼睛,后悔道:“當初我真應該自己學會開車。”見他不甘心的樣子,惹得江琳又是連連嬌笑。

二人回到鮮花酒店,己然凌晨十分,三眼等人還沒有睡,坐在大廳內嘻嘻哈哈不知聊著什么,見謝文東回來,眾人紛紛起身。謝文東擺擺手,示意大家可以回去休息了,只是眼角似有意又似無意的飄了劉波一眼,后者這位專門探聽情報的暗組老大心細如絲,自己明白謝文東的意思,莫不做聲的走出酒店,掏出煙,慢慢吸了起來。兩根煙的時間過去,他再回到大廳內,己經空蕩蕩的只剩下一個人。

謝文東獨身一人坐在前臺旁的沙發上,‘吱溜吱溜,自在的喝著茶水。劉波悄然走上前,放底聲音,問道:“東哥,你找我?”

謝文東點頭一笑,將茶杯放在茶幾上,說道:“老劉,我想讓你幫我查一個人。”“誰?”劉波疑道。謝文東道:“博力。”

“博力?沒聽過這個名字,東哥查他做什么?”劉波疑惑不解道。謝文東搓了搓手,將自己和江琳出去閑逛發生的事一五一十說了一遍,然后道:“可能是我太多心了,不過,總覺得有些地方不對勁,至于哪里不對,我一時也說不出來。”

劉波聽后,思前想后考慮了一番,他更沒覺得沒什么不對之處,不過謝文東讓他做的事他無法反駁,點頭道:“那好,東哥,我會盡快將這個人資料給你。”“盡快?明夭還是后夭?”謝文東眉毛一挑,問道。劉波苦道:“東哥,上海的情況我也十分不熟悉,和家里那面根本沒法比,具體什么時間,我心里也沒低。”

謝文東能理解他的處境,站起身,拍拍他肩膀,說道:“現在是艱苦時期,我們剛到上海,消息的靈通至關重要,所以,老劉,這一段時間你就多辛苦,全力將下面的眼線網絡建成,有什么需要我幫助的,你盡管提。”劉波精神一振,道:“東哥你放心,應該怎么做,我了解。”

謝文東和顏悅色道:“這一陣子忠義幫好象沒什么反應。”劉波點頭道:“沒提。”謝文東一挑眉毛,笑道:“一下子被咱們打死打傷那么多人,竟然毫無動靜,如果你是忠義幫的大哥,你能忍住嗎?”“很難。”劉波實話實說道:“不過即使他們想有所作為,也應該量力而行,忠義幫再怎么說也是一個地方性的幫會,其實力還不足為患。”“盯緊他們。”謝文東揉揉額頭,瞇眼道:“地頭蛇也未必是好對付的,萬一在背后反咬我們一口,也是討厭的很。”劉波尋思片刻,問道:“那東哥的意思是……?”謝文東一字一句冷然:“既然仇己經結下,不管他們做沒做出不利于我們的事情,都應該及早除去,以絕后患。”

“知道了,東哥!”劉波滿口答應,心里卻不己為然,暗討一個默默無名的小幫會能有何作為,留下和除去都沒多大意義。

南洪門借謝文東昏迷住院的機會強攻北洪門不成,自己反倒損兵折將,死傷無數,在上海黑道引起軒然大波。上海己有數十年未發生大規模的幫會撕殺,沒想到北洪門剛進入上海不久,表面平靜的湖水終于起了波瀾。人們對北洪門的實力也有了一個新的認識,多大黑幫都持著觀望態度,畢竟南洪門一統本地黑道己久,突然殺出一個能與之相匹敵的幫會,只要不危機自身,坐山觀虎斗,何樂而不為呢?不過其中有一部分勢力并不強的幫會開始蠢蠢欲動,不時對鄰邦挑釁,認為現在是個機會;想利用南北之爭,權利中空,南洪門無暇顧及其他,乘機撈點甜頭。還有個別幫會在南北洪門之間左右逢源,前后穿插,誰都不得罪,和誰都又十分親密,圓滑得如同泥塘里的泥鰍。白家正是這樣,白紫衣似乎對自己疲于奔命而感到自豪。

南北一場惡仗過后,雙方平靜了一段時間。南洪門死傷不少是不假,但未傷及元氣,只是士氣低落,南洪門門下弟子還沒經歷過如此慘敗,對北洪門,對謝文東,隱約有種恐懼感。向問天了解,所以他也未在發動攻勢,而是修養部下,準備早機會全力發動進攻,那時他不會再給謝文東任何機會。這一段時間謝文東也沒閑著,北洪門魔下弟子源源不斷從T市、南京趕來。如果不是謝文東有“只有精銳”話在先,那北洪門聚集的人手恐怕連十座鮮花酒店加一起都裝不下。即使退樣,東心雷還是不得不花重金,將鮮花樓上的第三層,第四層全部包下,部分人手在附近的旅店居住。人手逐漸增多,劉波亦在一邊揮舞著大刀一邊手拿著鈔票的情況下,底下情報網絡也出見規模。向問天沒準備發動,謝文東倒是準備反客為主,主動出擊了。

這天,謝文東剛剛起床,穿好衣服,飯還沒等吃,有部下來抱,說白紫衣到了,再在酒吧內等候。謝文東對他沒什么好印象,覺得此人圓滑善變,難以信賴。微微一楞,暗道這家伙來干什么?他邊系好衣口邊道:“好,讓他稍等,我馬上到。”

當謝文東撕條慢理的洗簌完畢,邁著四方步下樓時,己過了半個多小時。白紫衣坐在吧臺前,笑呵呵的喝著酒,抽著煙,一點著急的意思都沒有。謝文東笑盈盈的走上前,張手道:“真是不好意思,讓白兄久等了。”

白紫衣毫不在意,忙起身道:“謝老弟說得哪里話,自家人,何必客氣。”謝文東暗皺一下眉頭,看著斯斯文文、笑面可拘的白先生,覺得這家伙的為人真是對不起他自己的長相,臉皮竟然如此之厚,自己什么時候和他成一家人了?!心中如此想,面上沒有一絲反感的表現,謝文東仰面而笑,勾肩搭背,和白紫衣并肩坐下,客套幾句,方問道:“白兄此次前來,怕是有事吧?”白紫衣頓了一下,出言欲止,咭了咭嘴,沒說出話來。謝文東多聰明,一見他這樣,心中己猜想個**不離十。笑瞇瞇說道:“白兄,既然你剛才也說了大家都是自己人,還有什么話為難不好說的嗎?”

“哦……”白紫衣一跺腳,面露歉意,說道:“謝兄弟,我這此來主要是為了道歉的。”“道歉?”謝文東故意裝傻,滿面疑惑,疑問道:“白兄,你道哪門子歉啊?”“還不是為了我妹白燕惹得禍嘛?”白紫衣嘆道:“如果不是舍妹,上次謝兄弟也不會昏倒住進醫院,更不會遭到南洪門的偷襲,所以我……”

“哎,”謝文東一擺手,打斷他的話,正色道:“上次那事我早忘了,白兄又何必提它,再說白燕畢竟還小,有些小姐脾氣也很正常,嚴格說來,還是我有錯在先,說多了傷感情,此事一筆揭過,我既然都沒在意,白兄有何必耿耿于懷?”他說白燕還小,其實她比謝文東要大上兩三歲,不過當他說話時的那種自然流露出的氣勢和老成,任誰都不覺得好笑。白紫衣長長吁了口氣,贊道:“謝老弟果然大氣,有你這話,我就放心了。”

謝文東搖頭,客氣笑道:“是白兄太多心了。”白紫衣象是猛然想起什么,一拍腦袋,笑道:“對了,后天是我的生日,希望謝兄弟到時可以賞光。”“哦?”謝文東一楞,接著大笑道:“那是自然,就算白兄不說,到時我也得主動去喝你的酒呢!”

一番話給足了白紫衣面子,他聽后及其受用,連連大笑,好一會,他才正容道:“謝兄弟,有件事我必須得事先說一聲。”

謝文東道:“白兄有話請盡管說。”白紫衣低頭沉默一會,才緩緩言道:“后天向問夭有可能也會到。”謝文東一聽一變,瞇縫著眼睛,但里面精光四射,陰氣逼人。白紫衣一震,忙又說道:幫會之間的恩與怨畢竟是幫會間的事情,私底下,你謝兄弟和向問天根本就是八稈子打不著的人,又何必非要弄得你死我活,希望后夭,謝老弟不要把我的生日宴會變成戰場。“

謝文東表情恢復自然,無奈道:“我可以忍住,就怕某些人難以容忍我!”白紫衣拍著胸脯道:“這點你放心,有我在,向問天不會和兄弟你鬧翻的,這點面子,他還是要給我的。”謝文東眼珠連轉,點頭微微笑道:“有白兄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見他笑得詭異,白紫衣下意識的打個冷戰,暗暗尋思,自己是不是拉錯人了。“謝兄弟你……”不用他把話說完,謝文東己知他要說什么,正色道:“白兄放心,我既然說不動手自然就不會動手,我這人,說話一向是算話的。”

“謝兄弟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白紫衣連連搖手,尷尬一笑,演示自己的心虛。要說的話業己說完,二人又閑聊幾句,白紫衣起身告辭。謝文東把他送走之后,三眼打門后走出來,剛才二人說的話,他聽得一清二楚,上前問道:“東哥,你真要去嗎?”謝文東在廳內低頭走了兩步,說道:“看情況而定吧。”“什么意思?東哥?”三眼不解問道。

謝文東道:“先查查白紫衣都請了些什么人?如果上海黑道有頭有臉得人他者請到了,那我定然要去,如若只有我和向問天在他邀請之列,那……”“怎樣?”調文東瞇眼說道:“那我同樣也要去,只是,我會把送他的生日禮物改成刀槍。”

三眼聽后,琢磨了一會,猛得一點頭道:“東哥說得對極了”他明白謝文東的意思,如果上海各大黑幫都被邀請,那顯然白紫衣過生日是真的,而且沒有歹意,否則,在道義上和面子上他都沒辦法交代;若是只邀請謝文東和向問天,那就有可能是謝向二人其中一個想利用白紫衣鏟除另外一個人的伎倆,而謝文東恰恰是被邀請的人,真是這樣,那最有可能的一點是向問天和白紫衣合伙對付他。

所以,謝文東要看情況而定,是帶刀槍去還是帶禮物去。謝文東背著手,在酒吧內來回溜達,眉頭一會皺起,一會展開,面色亦是時晴時陰。三眼知道他在琢磨事情,不敢打擾,又不能離開,只好慢慢坐下,靜靜等候。

也不知過了多久,謝文東停住身,從口袋中掏出手機,給劉波打電話,剛一接通,開門見山問道:“老劉,我讓你查的事情怎么樣了?”“己有結果。”“那好,你馬上回來。”“沒問題,東哥。”謝文東掛斷電話,扭頭對三眼道:“張哥,把老雷他們統統叫到酒吧來,準備開會。”三眼神情一振,知道又要有事干了,一點頭,話也沒說,轉身跑了。

劉波回來得很快,找到謝文東,二人竊竊私語一番,后者面露喜色,稱贊道:“做得好。”“什么事做得好?”這時,三眼、東心雷等人紛紛走進來,疑惑問道。謝文東一撇大門,笑道:“把門關好,我有事找大伙商量。”

謝文東召集一干部下開會,向問天亦是如此。他也受到了白紫衣的邀請,同時后者也有提到,他的生日宴會上,謝文東會到場。蕭方得知此事后,對向問天道:“天哥準備去嗎?”“恩!”向問天點點頭,憑他和白紫衣的交情,好象沒有不去的理由。

蕭方提醒道:“可是最近,白家和謝文東走得很近。”向問天一聽,笑了,說道:“白紫衣是什么樣的人咱們不是不知道,他為人圓滑,從不得罪任何人,即使他象對付誰,也不會親自出擊,而是借用他人之手。謝文東是北洪門大哥,白紫衣有意親近,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可是……”蕭方抿了抿嘴,出言又止。向問夭見狀,一擺手笑道:“放心吧,再給他十個膽,他也不敢害我的。洪門內即使沒了我,也照樣有實力能讓他死上一百次,這點他應該很清楚。”蕭方聽后點點頭,南洪門內不乏高手,殺死一個白紫衣確實算不上難事。眼珠一轉,又說道:“天哥,既然謝文東也去,我們是不是可以乘機偷襲他的本部。這一陣子他的動作很大,聽說己將那鮮花酒店的上兩層都包下了,這樣下去北賊勢力越見雄厚,也越發令我們難以抑制。”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hqlgxv.icu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六章   地址:http://www.hqlgxv.icu/298.html
助彩计划软件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