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零一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零一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hqlgxv.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明天會不會是好天氣沒人知道;但大家都明白,明天的文東會絕對會有一個大變動。

第二日,清晨。派出尋找李英男的人紛紛返回,可沒有一個代回好消息的。謝文東己經管不了這么多,他不喜歡勉強別人,文東會上上下下這么多人都找不到她,說明李英男故意躲起來,既然她不愿意回來,只得由她去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謝文東也沒辦法。

一大早,他通知文東會內所有在H市的高級干部們進行一次緊急會議。等人員來齊之后,他把事情說了一遍。他不想和南洪門打持久戰,他拖不起,北洪門拖不起,文東會也同樣拖不起。閃電戰是不錯,可說來簡單做起卻難,需要大量他能信得過又具有實力的人,不得不從文東會內部調動幾位堂主出來幫忙。

他所挑出這些人,基本上都是當初和他一起打天下,文東會的元老級人物。三眼,李爽,高強一個不少,本來他還打算將以智謀見長的張研江帶走,可轉念一想,文東會也不是穩如泰山,家里也同樣需要主事的人,況且這位執法堂堂主一走,他真怕下面的人翻上天,無法控制。思來想去,只好作罷。

人不是說調走就調走的,這三人都是一堂之主,下面的兄弟,大小場子,生意門路都要有人暫時掌控,如此一大攤子分配下去,異常麻煩。會議從上午一直開到下午兩點多,仍未完全處理完,拍拍肚子,謝文東無奈道:“人可以挺,但肚子不能挺,大家也都餓了,先吃點東西然后在繼續開會。”

眾人精神一松,紛紛起身伸展筋骨,坐了大半天,關節都快僵硬了,動一下,嘎嘎做響。三眼問道:“東哥,去哪家酒店?”謝文東呵呵一笑,指了指廚房,說道:“我早準備好了,不用去酒店。”

趁謝文東走向廚房之機,李爽邊揉著脖子邊感嘆道:“東哥竟然剛感覺到餓,我的肚子早在打鼓了。人生最痛苦的事絕對是餓著肚子開會,即使聽困了,想睡覺都睡不著。”他嘟嘟嚷嚷好半夭,沒一個人理他,眾人跟著謝文東快步進廚房,放眼一看,桌子上放了一個大口袋,里面清一色黃不拉機的油條,旁邊還有一口大鍋,裝了大半下豆槳。“就吃這個?”三眼懷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錯了。

謝文東拿過碗,乘滿豆槳,喝了一大口,回味無窮的巴巴嘴,嘆道:“味道不錯,稱得上正宗,大家都來嘗嘗。”

他這么一說,其他人不好意思說別得了,既然東哥都喝了,自己還高級什么?眾人圍坐兩旁,看著桌子上的油條和豆槳,一點食欲都提不起來。這些人平時吃飯時出入的都是大型酒店,哪頓飯少過肉腥味,現在一桌子的清淡,能提起胃口才怪了。三眼提起筷子,夾起油條,招呼道:“一會還要開會,大家不想餓肚子就快吃吧。”

眾人無奈,紛紛拿起筷子,把油條放在嘴中,機械的嚼著,食不知味。李爽眉頭皺得快系成一個疙瘩,小聲嘟嚷道:“還以為東哥準備什么好東西了呢,原來是這破玩意,難吃死了。”

謝文東一挑眉毛,問道:“小爽,你說什么?”“啊!沒什么。”李爽忙道:“我說葷腥吃多了,時不時的吃點清淡也好,也好。”很快,眾人胡亂填飽肚子,回到大廳從新坐好。

直過了一根煙的時間,謝文東才邊擦著嘴角邊打廚房出來,笑道:“我和大家商量一件事。”他撓撓頭發,考慮該怎么說,半晌,緩緩道:“以后一段時間里,我打算加大對白道生意的投入,各位認為怎樣?”

眾人聽后沒什么感覺,三眼道:“還加大投入?!東哥,現在文東會過半的收入都己經給喻超拿去了,如果再加大,我們這幫兄弟恐怕都快吃不上飯了。”“所以,”謝文東點點頭,正容說道:“大家不要以為咱們幫會現在很有錢,花起錢來大手大腳的,吃頓飯,三星級以下的酒店一律不去。我不是要求你們如何去做,只想讓大家知道珍惜。一個人,不可能永遠混在黑道,你們也該為以后留條退路。”

眾人相互看看,面帶疑惑,李爽問道:“東哥,如果不混黑道,我們還能做什么?”謝文東仰面道:“賺夠了錢,買房子,買車,娶個老婆,生幾個孩子,舒舒服服過一生。”李爽搖搖頭,道:“東哥,你怎么突然說這樣的話?是不是你……”

謝文東擺手道:“放心吧,在沒完成夢想之前,我是不會退出的,但是既然你們跟了我,我就不得不為你們以后的人生負責。”

三眼點點頭,道:“東哥,我明白了。”謝文東笑道:“即使我們現在混在黑道,也不要象其他人一樣,今天有錢今天花,不管明日苦與憂。這只是爆發戶的表現。我們要做黑道,就做黑道中的貴族,要具備涵養,不管誰見了我們,他們看我們的眼光,只能是仰視。”見眾人都低頭不語,似在深思,他仰面一笑,說道:“好了,該談談正經事了!”

會議一直延續到傍晚六點左右才算結束,眾人紛紛回到各自住所準備去了,別墅內只有謝文東,姜森,任長風三人。幾人正在商議事情,房門一開,金蓉來了。小丫頭這幾天有事沒事總往這跑,似乎也聞出一些味道。

進了屋,一屁股坐在謝文東旁邊,眼珠一轉,說道:“我們放寒假了。”“哦”謝文東隨口答應一聲問道:“考完試了嗎?”金蓉大點其頭。“成績怎么樣?”“剛考完,成績哪能這么快下來,不過,憑本小姐的聰明才智,勉勉強強能拿個獎學金什么的。”金蓉搖頭晃腦,一臉得意。謝文東見狀仰面大笑。

任長風也樂了,說起來他和金蓉認識得最早,也要比其他人熟悉得多,玩笑道:“金大小姐的聰明才智我早就領教過來,剛剛十歲的時候就學會背乘法表了,雖然其中也會有一兩處錯誤,但無傷大雅……”

金蓉小臉一紅,氣得一嘟嘴,咬牙道:“你真煩人。”不在理他,轉頭對謝文東道:“聽說大哥哥準備去上海?”“恩。”謝文東笑呵呵的摸著金蓉的腦袋,道:“你耳朵可真長。”

金蓉對他這種親密的動作既喜歡又討厭,總感覺象是在摸一個小孩子,她甩甩頭,拐彎抹角道:“聽說上海很漂亮,有黃浦江,還有東方明珠,可惜我還沒去過呢。”

謝文東多聰明,打她一進門就知道她來的意思,心中一嘆,不得不回絕。這次去上海可不是游玩的,是真刀真槍的拼命,南洪門大部分兵力都駐扎在那里,一個不小心,恐怕連自己都得搭進去,更別說小金蓉了,再者,一忙起來,自己也無暇分心照顧她,萬一發生什么意外,自己怎么向金老爺子解釋。想罷,他緩緩道:“上海是很漂亮,不過,漂亮不代表它無害。”“大哥哥你要去嗎?”金蓉小心翼翼的問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明天我就準備動身。”謝文東實話實說。

金蓉搶道:“那帶我一起去嘛,我都放假了,在家里好沒意思的。”任長風搖頭道:“小丫頭,我們是去打架的,你跟著我們能做什么,安心在家呆著吧!”金蓉不甘心,抱著謝文東的胳膊前后搖晃,道:“大哥哥,你就帶我去嘛!”

謝文東被她晃得頭暈,站起身,堅定道:“不行,別的事我能答應你,但這,絕對不行!”金蓉滿臉落寞,無助的看向姜森。后者一吐舌頭,這事別說他不能幫,就算能幫,也找不出帶上她的理由,連連聳肩,意思是我也無能為力。

金蓉無精打采的閉上眼睛,心念一轉,說道:“大哥哥,你去上海要路過T市的,我想去看看爺爺,這總該可以了吧!”

謝文東眨眨眼睛,沒想到小丫頭現在也會耍花槍了,而他又確實找不出拒絕的理由。他問道:“你爸媽能同意嗎?”

金蓉頓時來了精神,尾巴翹上了天,她得意道:“當然。我現在成年了,爸爸媽媽也沒權利禁錮我的自由,更何況,我早說過,放假時要去看望爺爺的,他們都同意了。”“你沒騙我?”謝文東故意拿出電話,說道:“那我可得打電話問問。”“問吧,問吧,騙人是小豬。”金蓉自信滿滿地道。

見她的樣子不似說謊,謝文東放下電話,看了看手表,說道:“這不是一件小事,還是親自去拜訪一下的好。”任長風大點其頭,說道:“沒錯。”姜森笑道:“其實,東哥你早就應該去一趟了。”

說起來,謝文東和金蓉的父母還是第一次見面。金蓉的家他也是第一次來。

小區遠離鬧區,環境幽雅,特別是空氣,毫無城市中的混濁,吸上一口,清新無比,在這里,你甚至可以聞到新雪的絲絲甜味。人們都說雪是無味的,可潔凈的新雪是有味道的,就看你去怎么感受。

走到小區內的小路上,腳下軟綿綿的,伴隨著嘎吱的壓雪聲,異常舒服。謝文東轉頭問保護金蓉的幾個暗組兄弟,道:“你們平時都住在哪里?”那大嘴巴馬上搶道:“以前挺辛苦的,以天為被,以地為床,實在不行爬上樓頂,擠在車里也能睡一宿,后來天冷了,姜大哥說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就在金蓉家隔壁,花高價買了一間房子。”“哦?”謝文東笑道:“老森,這些我可沒聽你提起過啊!”

姜森憨笑道:“都是些雞毛蒜皮得小事,如果這也讓東哥操心,鐵人也得累成鐵皮。”謝文東心中感嘆,說道:“如果身邊多幾個象老森這樣精心的人,那天下如我囊中之物了。”

姜森搖頭笑而不語。任長風在旁酸溜溜道:“正因為沒有,老森才獨一無二嘛!”金蓉笑嘻嘻的樂道:“有人吃醋咯。”幾人邊說邊走,不知不覺己到了金蓉家門前。幾位暗組兄弟自覺的閃人,消失。

金蓉剛想拿出鑰匙開門,被謝文東攔住,他搖頭一笑,輕輕按動門鈴。不一會,房門打開,出來的是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謝文東只一眼就認出這人一定是金蓉的父親。他和金鵬太象了,特別是眼睛眉毛,一模一樣。頭發烏黑,沒有半點白班,面帶紅光,方額寬闊,鼻筒挺直,隱隱中也帶有一點金鵬身上的霸氣。

以前金鵬當謝文東的面提起過這個兒子,知道他叫金思遠,可能老爺子當初給他起名的時候希望他能思想遠大,將洪門發揚光大,結果,他偏偏選擇了離開,并沒走老爺子給他安排好的寬敞大道。

謝文東心中喘噓,深深一點頭,恭敬道:“伯父,你好,我叫謝文東!”

謝文東這三個字金思遠可一點不陌生,自從數年前,謝文東從麻五手中救下金蓉后,這個名字旋繞在他耳邊就沒消失過。他上下好一頓打量,最后,目光落在謝文東的臉上,問道:“小伙子,你今年多大?”

謝文東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說道:“二十一了。”“二十一!”金思遠咀嚼著這幾個字,好一會才說道:“嗯,年紀輕輕,就能做到別人所不能,確實很有前途。”

謝文東客氣道:“伯父過獎了。”對于彬彬有禮的謝文東,金思遠還是很喜歡的,他呵呵一笑,側身*在一旁,說道:“快里面請吧,別都在外面站著了。”

金蓉不管那些,推著謝文東進了屋,又是拿拖鞋又是搬椅子,好一陣忙活。

任長風自然也見過金思遠,但不怎么熟悉,拘謹的一點頭,叫聲:“金叔!”剛才金思遠還真沒注意到他,一楞,問道:“你怎么也來了?”

任長風不自然的撓撓頭,自從老爺子受傷之后,他已看出洪門的掌門人鐵定是要換主了,即使以后謝文東不坐,還會選其他的人。在他心中,只有兩個人可以讓他甘心輔佐。一是金鵬老爺子,一就是謝文東,其他人,他都不放在心上。讓他屈居人下,比殺了他還難受,所以他自己有心打算投奔文東會,可話不好這么說,眼珠一轉,道:“我來是為了保護東哥的!”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hqlgxv.icu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零一章   地址:http://www.hqlgxv.icu/272.html
助彩计划软件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