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一卷 少年熱血 > 第一卷 少年熱血 第二十五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一卷 少年熱血 第二十五章

所屬目錄:第一卷 少年熱血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hqlgxv.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回到鬼蜮,見大家都在,數百人在鬼蜮有些轟亂。謝文東來到場中喊道:“大家都回去休息吧!今天沒有事了!”眾人聽謝文東這么說,猶豫了一會,然后向外走去。張研江與何浩然二人沒有離開。

張研江來到謝文東身旁說:“東哥,爽哥現在怎么樣了?”

謝文東搖搖頭說:“不太好,沒有度過危險期!”張研江低頭說:“東哥,你說的話我想過,我懷疑一個人可能是內奸!”

謝文東一挑眉毛道:“誰?”張研江看了看周圍,確定沒有其他人后小聲說:“水姐!”

“為什么這么說?”

“東哥,我把事情從頭到尾想了一遍。會里的兄弟現在正是團結的時候,他們不會出賣幫會,說難聽點也沒有機會出賣。因為當時大家都在一起,根本就沒有人離開過。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水姐!我們離開鬼蜮后她完全有時間給鐮刀幫的人通風報信。但是我還不知道她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謝文東細細聽他說了一遍后,感覺很道理。點點頭說:“沒有確實的證據之前先不要亂說出去。對了,張哥呢?”

張研江道:“出去拿錢和打聽消息去了!”

謝文東哦了一聲,走進一間單間,躺在沙發上,閉眼想著自己下一步應該怎么做。張研江二人沒有打擾謝文東,靜靜站這外面等著。到了晚上,三眼夾個紙兜回來,見張研江和何浩然還在,問道:“東哥回來了嗎?”

何浩然點點頭,指了指單間說:“回來了,在里面呢!”三眼走過去,敲敲門。“進來吧!”謝文東的聲音從里面傳出來。三眼聽后推門進去。

“東哥,你讓我辦的事都辦妥了,這是十萬快錢。”說著,三眼把紙兜讓在桌子上,然后從上衣兜里拿出一張紙條說:“這是市局局長家的地址!”

謝文東看看表,已經快晚上七點了,站起身把錢和紙條拿起對三眼說:“我去一趟局長家,想辦法先把強子和十個兄弟放出來,你和兄弟們都老實待著,沒有我的話誰都不許去找鐮刀幫的麻煩!”

三眼聽后點頭稱是,然后對謝文東說:“東哥,我和你一起去吧!”

謝文東搖搖頭道:“不行,你去了不好。再說去人多更沒有用。”說完,謝文東向外走去,按著剛才心里想的步驟一步一步走下去,鐮刀幫的人早晚會用血來償還他們所犯下的錯誤。

依照紙條上的地址,謝文東很快就找到了局長家的住宅區。這里在J市有局長樓之稱。里面住的不是市里領導就是有錢的大款。謝文東來到局長家的門口,按動門鈴。里面有女人的聲音傳來:“誰啊?”

謝文東盡量放低聲音說:“你好,我找陳局長!”

里面的聲音問道:“你找他有什么事嗎?”

“我有些事需要陳局長處理,是急事!”

里面的女人一聽就知道他什么意思了,十有八九是來送禮的,這事天天都有。沒再問什么,把門打開說:“那你就請進吧!”

謝文東看看開門的女人,年紀在四十左右歲,打扮的很漂亮。謝文東很有禮貌的點頭說:“阿姨,你好!”

那女人沒有想到來人這么年輕,是個面容清秀的少年,楞了一下,見謝文東很乖巧,笑道:“小伙子進來吧,別在外面站著了。”

謝文東脫鞋走進方廳,見方廳里沒有人,問道:“阿姨,陳局長不在家嗎?”

女人說:“在家,他在衛生間,一會就出來了,你坐這等一會。”謝文東稱謝坐在沙發上。那女人給謝文東倒了一杯茶放在茶幾上。

不一會,一個四十多歲,頭發稀少,但還算精神的中年人從衛生間里出來。看見謝文東后轉頭問那女人:“小惠,他是。。。。?”

女人笑道:“是找你辦事的。年紀不大,你能幫就幫幫他吧!”女人顯然對謝文東第一印象很好,幫他說話。陳局長哦了一聲,坐到謝文東的對面,問道:“小伙子,你有什么事情來找我,說說吧!”

謝文東猶豫了一下,眼神飄過那女人,沒有說話。陳局長是明白事理的人,對女人說:“小惠,你去屋里看電視吧,我和這個小伙子談點事!”

那女人不是很高興,但還是回到屋里把門關上。陳局長見妻子走后,身子靠在沙發上說:“現在你有什么話就說吧!”

謝文東也不想廢話,開門見山說:“陳局想必已經知道昨晚在八神發生的火拼事件吧!?”

陳局長微微楞了下,問道:“你是為了此事而來?”謝文東點點頭說道:“我希望陳局能把在八神那里抓來的人都放了,定他們沒罪!”

陳局長面容一沉說:“我看你是太高估我的能力了。對不起,這事我幫不上你什么忙!”

謝文東說道:“我知道你是能的,要不我就去找別人了。”說著,謝文東從懷里拿出紙兜,把里面的錢全倒在茶幾上。陳局長嚇了一跳,沒有想到這個年紀輕輕的少年會帶這么多錢來。陳局長兩眼放光,盯著茶幾上一沓沓的百元大鈔,有些動心了。但是轉念一想局里的情況,以及八神事件的影響,貪心又收了回去,看著謝文東搖搖頭說:“對不起,這件事我真的幫不上你的忙,你請回吧!”說著,陳局長站起身打算回屋了。

“難道就沒有回旋的余地了?”

“這件事我真的幫不上忙。再說,現在還是嚴打期間,你的朋友敢頂風上。。。。算他倒霉吧!”

謝文東目光冷下來,問道:“我的朋友會在監獄里蹲幾年?”

陳局長想了想說道:“和你說實話吧,你的朋友沒有蹲監獄的可能。如果沒錯會被判死刑!”謝文東心里一驚,說道:“這不可能吧!他只不過是打架斗毆,怎么會被判死刑?”

陳局長嘆口氣說:“不只是打架斗毆,你的朋友還有搶劫,重傷害等罪名。就算是在平時也會被判無期的,更何況現在是嚴打期間。這這里的事和你說了你也不懂。”

謝文東揉揉太陽穴道:“我是不懂,所以才找陳局你來幫忙,我希望明天就能看見我的朋友平安回來!”

陳局長聽了謝文東這話有些不高興,說道:“我和你說了,這件事我幫不了,帶上你的錢走吧!”

謝文東沒有動,冷笑說道:“現在陳局長你還沒有給我一個滿意的答復呢!你一句話,答應了這錢都給你,而且以后也少不了你的好處。你要是不答應也好辦,我會感覺你很看不起我,我馬上拿著這十萬快錢出去找殺手做了你!你自己看著辦吧!對了,不要把我的話當玩笑,我從來不跟不是我朋友的人開玩笑!”說完,謝文東眼冒寒光緊盯著沉局長。

‘他不是在嚇唬我!’陳局長嚇了一哆嗦,看著謝文東冰冷,感覺不是人類能發出來的眼神,陳局長確實有些害怕了。又坐了回來說:“這事我真的很難辦,我上面有市委壓著,下面有幾個副局盯著,唉!”

謝文東面無表情說:“難不難辦是你的事,我對這些不關心。我就想在明天看見我的兄弟回來!”

陳局長沒有說話,從兜里拿出一跟煙,默默抽了起來。心里思前想后,猶豫不定。

謝文東也沒有催他,坐在沙發上等著陳局長做決定。時間一分一秒流過,方廳里沉悶得沒有時絲毫聲音。陳局長一連吸了五跟煙,把最后一跟煙頭掐滅后,心里有了決定,看著謝文東說道:“你走吧!這錢我收下了。”說完,把眼睛一閉靠在沙發上不再說話。

謝文東說聲謝謝,也沒有多說什么,然后轉身離開。

走出陳局長家后,謝文東才算長出了一口氣,背后早被汗水濕透了。其實他心里也沒有底局長一定會同意。事情還算順利,心情也放松了不少,知道高強應該不會有事了。心里默默祈禱李爽也能平安度過這一關。謝文東坐車回到鬼蜮,在車里一陣眩暈,感覺自己很累很想睡覺,但是卻沒有辦法休息,現在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自己解決。

回到鬼蜮后,三眼馬上跑過來問;“強子怎么樣?”三眼心里有一種內疚感,覺得如果不是自己莽撞,當時聽了張研江的話,李爽和高強還有幾十個兄弟都不會有事。

謝文東壓住頭暈的感覺,低聲說:“放心吧,強子沒事!”三眼見謝文東臉色難看,急忙問道:“東哥你沒事吧?你的身體。。。。”謝文東打斷他的話,笑道:“放心吧,我沒事!”

三眼還是擔心的看了看謝文東,后者說道:“張哥,這幾天會很忙,看來有很多事都要拜托你了!”

三眼說道:“東哥,看你說的哪的話,這是我應該做的。東哥讓我做什么?”

謝文東沉思一會,說:“第一,明天你去幫我買一部手機。”頓了一下,“這樣吧,多買幾部,會里的主干一人一部,這樣大家聯系起來也方便。第二,麻五那邊談成了,這幾天貨就能送到,我打算讓他把貨送到一中,那里是學校,一般警察也不會懷疑那里。”說罷,謝文東轉頭對何浩然說:“浩然,這事歸你,貨到了你指揮一中的兄弟拿貨。”何浩然點頭稱是。

謝文東停了一下,寒光從眼睛里射出,接著說:“第三,查清鐮刀幫的一切,老大是誰?有多少人?有幾個老窩?一般活動的時間?都要清清楚楚的回來告訴我,張哥,這事交給你。我要讓他們加倍償還所犯的錯誤!也要讓周圍的幫會看看,惹我們會有什么下場!”

三眼聽了謝文東的話,信心又慢慢的回來,大聲道:“東哥,你放心吧,這個交給我了!”

謝文東點點頭,說道:“水姐今天不在這嗎?”

三眼一楞搖搖頭,奇怪謝文東為什么會提到水姐。謝文東從醫院回來與張研江的談話時,三眼沒在,不知道謝文東等人已經懷疑上了水姐。看著三眼疑惑的眼神,張研江解釋道:“三眼哥,我們懷疑水姐就是出賣我們的人!”

三眼若有所思的想了想,還是沒想清楚為什么。謝文東笑了笑,說:“這話不能讓別人知道,不然傳到水姐的耳朵里就不好辦了。”三眼聽了點點頭。

謝文東說道:“那好吧,大家一直累了一天,回家好好休息。明天如果沒有意外,強子就能回來!”

三眼三人臉色同是一喜。謝文東和三人告別,坐車回家。等到了家門口,剛要開門進屋,猛的一拍腦袋,暗說:怎么把她給忘了!謝文東想去自己從麻五那還帶回一口人呢,今天的事太多,把那小丫頭倒是忘得干凈。搖搖頭,謝文東看了看家門,嘆口氣。從樓洞里出來,坐車到欣欣。

欣欣臺球廳里還有幾個兄弟在,沒有回家。謝文東走進去,問道:“我帶來的小姑娘還好吧!?”

一個兄弟說:“挺好的,東哥你剛走不久她就開始睡覺,一直睡到現在。”謝文東恩了一聲,向里屋走去,輕輕把門推開,見小姑娘還在睡覺。微微一笑,謝文東心想,真是個小孩子,在一個陌生的地方也能睡著。

謝文東走到床前,低頭想:自己不能把小姑娘自己留在欣欣,可晚上帶她去哪睡呢,把她帶回自己家。。。。?!謝文東輕輕推了推她,“起來了,起來了!”

(這里說幾句題外話,講講嚴打。何為嚴打?就是嚴厲打擊犯罪活動。在嚴打期間,犯罪分子在量刑方面都會加重。

舉個例子說吧,比如全國進行嚴打時,省里給J市下達指標:這此嚴打期間,J市必須破獲一百起重大案件,要槍斃一百人。

而J市公安全體出動,盡了全力只抓到九十九個這樣的罪犯。市局沒有完成省里下達的目標,怎么辦?好辦!省下一個指標從被判無期的罪犯份子里出。家里即沒錢,又沒有門子,那么OK了,就把他頂上去。正好到了一百個,市局也完成了從省里下達的目標。

大家看了就當個笑話吧,我說得只是一個地區,沒有指整個國家都是這樣!廢話就說到這里,最后還是老話,希望大家繼續支持!汗~~~最后一句好象很多人都說過。沒辦法,我俗人一個哈!)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hqlgxv.icu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一卷 少年熱血 第二十五章   地址:http://www.hqlgxv.icu/25.html
助彩计划软件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