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五十六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五十六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hqlgxv.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喝了口酒,笑道:“車到山前總是會有路的,就算沒有,也得挖出一條路來。”金眼莫名的眨巴眨巴眼,問道:“東哥可是打好主意了?”謝文東笑瞇瞇的指指自己的腦袋,道:“我現在還在想!”

晚間,謝文東約秋凝水,后者先是一驚,她想到謝文東可能會來,只是沒想到來得這樣快。不過謝文東一直都是神出鬼沒的,秋凝水很快釋然。兩人相約在秋凝水家附近的一間不大酒吧見面。酒吧的名字叫深藍,幽雅的名字,內部裝飾沒有愧對這個稱呼,雖然不大,但擺設極有格調,正中央環型吧臺,使酒吧的空間發揮及至又不顯擁擠。

謝文東單獨坐在一張空桌前,姜森和任長風就在他臨桌,金眼五人沒有近來,躲到酒吧門口的面包車內。

謝文東特意提前來了一會,他拿起桌子上的可樂,慢悠悠喝一口,這已經是他要得第三杯。謝文東一向沒什么耐性,但對秋凝水算是個例外。他聽著酒吧內的音樂,手指輕輕敲打桌面。就在他懷疑秋凝水不會來的時候,這位大小姐終于到了。

沒有客套話,秋凝水直接坐到謝文東的對面,看了看他面前的可樂,說道:“來酒吧哪有不喝酒只喝飲料的道理。”說完,一回手打個指響,對迎面走來的服務生道:“來兩杯啤酒,要生啤。”

謝文東仔細端詳著秋凝水,數月沒見,她比想象中的要好,而且要好很多。面色紅暈,光彩奕奕,高挑而黑重的眉毛飛揚入鬢,一對黑眸雪亮中帶有盛氣凌人的鋒利。秋凝水沒有穿便裝,一套黑色警服既顯示出她的干練同時也樣謝文東有種說不出來的壓迫感。他敢打賭,秋凝水是故意這樣穿的。謝文東微微一笑,雙手搓著杯子,道:“只要喜歡,喝什么都一樣。”

秋凝水一挑眉毛,道:“是啊!有很多人勸我不要做警察,不過我喜歡,所以,我現在還是一個警察。”謝文東搖搖頭,把裝有可樂的杯子推到一旁,道:“不喝了,今天我決定喝酒。”秋凝水看著他道:“我一直都認為你是很有主見的人。”謝文東苦笑道:“我這人很聽別人勸,所以我也比大部分人過得都要好些。”

秋凝水面色一變,堅定道:“我不一樣,我決定的事別人改變不了,不管對方是誰。”謝文東身子前探,問道:“如果是我呢?”秋凝水不愿面對謝文東的目光,把臉扭到一邊,淡淡道:“誰都一樣。”

謝文東嘆了口氣,*著椅子上,仰面道:“我一直以為我們可以成為知己。”秋凝水一震,黯然道:“難道現在不是嗎?”謝文東平和道:“既然是,那有些話我就得說,你也得聽,我不會做出對朋友不利的事,特別是你。”謝文東一頓,見秋凝水垂首,他知道她在聽,緩緩道:“你沒有去過緬甸,沒有見過金三角,更沒有經歷過那里的戰爭,沒看過他們的手段,在那里,他們視人命如草芥,殺人如麻,我不希望你成為他們要對付的目標之一。”

秋凝水肩膀一顫,抬起頭,雙眼直視謝文東道:“我不在乎,我不怕死,更不怕金三角。”

謝文東在她的眼神里看不出一絲波動,有的只是一股異乎尋常的堅定,一個人如果連死都不怕,那世界上還有什么事能令他恐懼的。秋凝水和謝文東很象,雖然后者說他很聽別人勸,其實他倆骨子里都帶著一股倔強。謝文東想做的事,他一定會去做,哪怕撞得頭破血流,他仍能品嘗到其中的樂趣。秋凝水也是這樣,特別是那段灰色記憶發生之后,她確實對死不再產生恐懼,反而有一絲向往。謝文東能感觸到她的想法,暗暗搖了搖頭,不再說話。

這時服務生送來兩杯啤酒,秋凝水端起酒杯,展容一笑,道:“你來了我還沒有說歡迎的話,敬你一杯酒吧!”

謝文東舉杯笑道:“只要能看見你過得快樂就是對我最大的歡迎。”

秋凝水道:“明天我還要上早班,喝完這杯酒我也要走了,干杯嗎?”謝文東還想再說什么,但看著秋凝水閃爍如星的黑眸,他抿了抿嘴,最終沒有說出口,和她輕輕一撞杯,道:“干杯!”二人一飲而盡,秋凝水放下空杯,拿起隨身提包,起身道:“我先走了,后天休息,到時再好好陪你出去逛一圈。”

見秋凝水要走,謝文東凝視著面前的空杯,好會,他長長吸了口氣,起身輕扶秋凝水的肩膀,道:“凝水,你記住一件事。”

透過衣服,秋凝水清晰感覺到謝文東掌心的火熱,抬頭,看見的是一張關心而正色的面容,她一笑,問道:“什么事說得這樣一本正經的?”謝文東一字一句道:“你記住,不管到什么時候,不管你做什么,我永遠都會支持你的。天塌了,我頂著,如果有人要對你不利,如果有人想傷害你,那他必須得先踩過我的尸體。”

這一番話令秋凝水動容,堅強的外殼被擊得粉碎,眼內泛起一層水霧,她畢竟只是個女人,甚至比其他的女人更需要一個避風的港灣,一個扶平傷口的地方,她想撲進謝文東懷里,可是她命令自己不能這樣做。她退后一步,哽咽道:“為什么對我這樣好,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謝文東心中一痛,堅定道:“我們是朋友,是知己,不是嗎?!沒有人能再傷害你,只要我還在一天。”秋凝水不敢看謝文東,更不敢看他的眼睛,她怕自己忍不住。

秋凝水走了,或者說是落荒而逃。一旁的任長風和姜森互相看了看,心中有驚奇,但更多的是無奈,不知道東哥是來勸秋凝水的還是來鼓勵她的。任長風向姜森眨眨眼睛,然后弩了弩嘴。姜森知道他的意思,起身走到謝文東旁邊,小聲道:“東哥!”

謝文東看著秋凝水坐過的位置出神,頭也不抬道:“什么?”姜森謹慎道:“東哥,你剛才說得不是真的吧?不會真和金三角為敵吧?”謝文東回過神,抬頭看了看姜森,瞇眼一笑道:“不會。”姜森一楞,問道:“那你剛才和秋凝水說得話……?”

謝文東正色道:“我說得是真的,我自然也會再讓秋凝水受到任何傷害。”“那……”姜森不懂了,后面的任長風也迷糊。謝文東道:“事在人為。我不相信世界上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基本上,這個很難!姜森和任長風心里同時補了一句。

“哈哈!”這時,門口方向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這聲音謝文東不陌生,而且熟得很,心中一驚,舉目看去,果不其然,老鬼略微發福的身子正搖搖晃晃向自己這邊走來。謝文東搖頭而笑,起身笑道:“我不是眼花了吧?!”

老鬼點頭道:“沒有,你的眼神絕對沒毛病。”他說著話,來到謝文東面前,上下打量一番,“還是老樣子嘛!”嘴里嘟囔著,坐到他旁邊的椅子上。謝文東看著大咧咧的不速之客,道:“我以為我經常出人意料,看來你才是。鬼兄,你怎么知道我在這里的。”“嘿嘿!”老鬼鬼笑道:“打你一下飛機我就知道了。”“呵!”謝文東心中暗驚,面上如故,道:“好靈通的耳目啊!”

“沒辦法!”老鬼嘆道:“干咱們這行,沒有靈通的耳目就等于隨時有掛掉的可能。”

謝文東點點頭,贊嘆道:“有道理!”他揮了揮手,招來服務生,又要兩杯酒,然后坐下對老鬼道:“鬼兄這次來不是只為了在我面前顯示一下你耳目的靈通吧。”老鬼一板面容道:“謝老弟說得哪的話,這里雖然是中國的底盤,不過我比你要熟悉得多,算是半個地主吧,兄弟既然來了我也得盡到地主之宜,哪有不來看看的道理?!”

謝文東哈哈一笑,這個老鬼是人老成精,說得比唱得的好聽。他道:“剛才秋凝水離開時你看見了吧。”

“唉!”老鬼點點頭,感嘆道:“兄弟實在厲害啊,幾句話不到,把這么個母老虎給說得哭著跑出來,了不起!”

謝文東笑而不語,心中暗罵老鬼這家伙口無遮掩。很快,酒送了上來,謝文東向老鬼示意一下,輕抿了一口,然后笑瞇瞇的聽著酒吧內深沉的音樂,手指跟節奏輕輕敲打桌面。他能沉得住氣,老鬼卻不能,見他一臉悠閑,切入正題道:“那批貨的事怎么樣了?”謝文東沒有說話,眼睛瞇成一條縫,慢慢舉杯,又喝了一小口酒。

見他這個樣子,老鬼急了,如果換成別人,他可能早一掀桌子拍拍屁股走人了,不過現在坐在他面前的是謝文東,他只好忍著。不只是因為兩人之間的感情,更因為后者的實力所在。他身子前探,語氣不爽道:“你倒是回個話啊,我對將軍也好有個交代。”謝文東眉毛的挑了挑,問道:“你在昆明好象很有實力嘛!”

老鬼被他莫名其妙的一句話問得茫然,好一會才皺眉道:“你這是什么意思?”謝文東一笑,道:“沒什么,只是好奇。”老鬼氣得心里直哼哼,不善道:“一般吧,實力是有那么一點。”謝文東又問道:“那和南洪門在這里的勢力比起怎樣?”老鬼凝思片刻,沉吟道:“應該彼此彼此吧。”謝文東對老鬼太熟悉了,一聽他的語氣就知道他在夸大其詞,暗笑一聲,再次喝了口酒,動作依然緩慢,看似幽雅,其實腦中在急轉,遲疑了幾秒鐘,震聲道:“三天之后,你派人來取貨。”

老鬼睜大雙眼看著謝文東,狐疑道:“你不是逗我吧?”謝文東仰面而笑,道:“我什么時候騙過你?!”老鬼很認真的想了一遍,然后重重點點頭,肯定道:“確實沒有。”“所以,”謝文東道:“我說三天就是三天,不用質疑。”老鬼道:“既然你老弟這樣說了那我還能怎么辦。三天之后,我聽你消息。”說完,將杯中酒一口喝干,起身告辭。臨走前,他說道:“等這事一了,我們哥倆再好好聚聚。”謝文東知道他現在急于和將軍商議,也不留他,點頭道:“反正讓你破費一回是肯定的了。”老鬼哈哈大笑,道:“小意思。”

老鬼又和謝文東客套了幾句才快步離開。好不容易等到他走后,一肚子問號的任長風再也忍不住了,來到謝文東身旁問道:“東哥,秋凝水還沒有松口,而且我看她的意思也不會松口,三天之后我們拿什么給金三角?”

謝文東道:“我自然有辦法讓他找不上我們,也找不上秋凝水。”“什么辦法?”不只任長風奇怪,姜森也是丈二和尚,弄不懂謝文東究竟在想什么。謝文東含笑看了看這二人,道:“我們自以為行蹤很隱蔽,其實不然,剛才老鬼也說了,咱們剛下飛機就被他的眼線看見。老鬼在昆明的勢力確實不小,但和土生土長的南洪門比起來還是有一定差距的,如果老鬼都能發現我們的行蹤,那南洪門在昆明的分堂沒有理由不知道我們已然到這了。”

呀!姜森和任長風同時吸氣,驚疑道:“如果這么說,那我們現在豈不是很危險?”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hqlgxv.icu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五十六章   地址:http://www.hqlgxv.icu/227.html
助彩计划软件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