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五十三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五十三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hqlgxv.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砰!”槍聲響起,在空中的回音久久不斷,好一會,劇烈的聲音被黑夜吞噬得一干二靜。東心雷沒有倒,還是站在那里,。戰龍也沒有倒,只是一雙眼睛瞪得溜園,里面充滿了不信與恐懼。時間仿佛停止一般,二人面對面站著。戰龍嘴角蠕動幾下,沒有發出聲音,不過一滴血從他濃密的黑發中流出,順著面頰,低落在衣服上,這是一個前奏,接這,他頭頂的血液如同一條小河,連續不斷的劃落在他衣服上,也劃落在地。戰龍瞪著雙眼看著東心雷,嘴角蠕動,他想問是誰在自己的身后,是誰開得槍,是誰……?他的問題很多,可惜現在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撲通’戰龍仰面摔倒,他很不甘心,也很悲哀,眼睛瞪得眼角流血,左手還在努力抓著地面,只是嘴里發不出一絲聲音。他倒下,身后顯露出一個人,身材不高但卻很敦實,一身合體黑衣,手中一把槍還在冒著青煙……戰龍更開始用槍逼住東心雷時,他確實很害怕,不過很快他就不在怕了,以為他看見戰龍身后閃出一人,有這位在,東心雷知道自己性命無憂。這人正是在草叢中隱藏很久了的姜森。戰龍的運氣確實不好,他早不假摔晚不假摔,偏偏跑到姜森面前摔倒。世界上巧合的事情本來就很多。姜森向東心雷一點頭,笑呵呵道:“不好意思,老雷,這次搶你生意了!”

東心雷看眼地上還沒死干凈的戰龍,苦笑道:“這樣的生意我情愿都被你搶去。”

“哈哈!”姜森一笑,緩步走到戰龍頭前,微微一彎腰,讓戰龍看見自己的面容,說道:“我叫姜森,槍是我開的!”

戰龍瞪大的眼睛終于慢慢合上,嘴角一動,露出一絲笑容。江湖本來就是你死我活的地方,既然選擇這里就應該有這樣的心理準備。江湖人大多都迷信,認為在死之前看不見殺死自己的仇人,死之后無法輪回投胎,只能在世間做孤魂野鬼。

戰龍死了,他貴為南洪門八大天王,結果也只是落了個這樣的下場。這一戰一直打了數個小時才結束,雙方的傷亡都不小。如果戰龍沒死,到最后誰輸誰贏,東心雷心里還真沒有低。他組織人就近在荒地中挖了一個極大的深坑,將戰龍還有他手下那些死去的和將要死去的人一起扔進坑內,不是東心雷殘忍,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帶這樣多重傷的人去醫院,麻煩太多。

這一戰,南洪門可謂是傷了元氣,先不說損失的人力和南京的得失,只是一個戰龍就夠讓向問天心痛好幾個月的。蕭方雖然性命無悠,但一身傷也不輕,加上心中窩火,勉強帶著不足百人的殘兵逃到南京不遠的揚州后一病不起。不過在南洪門內部大多數人都認為蕭方是裝病,他沒臉回廣州見向問天,只是借口病重留在江蘇,對南京還沒有徹底死心。他是不是裝病,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但蕭方這回是真上火了,幾天工夫,人好象老了十好幾歲,面容憔悴,頭發白了一片。

這次大獲全勝,對北洪門也是極大的鼓舞,人人臉上都帶著笑容,不過有三個人除外,三個很有默契感的瓢把子。

南京,北洪門分堂。會議室中長桌旁坐滿了人,一各個胸脯挺得溜直,人雖然不少,但卻沒有竊竊私語的,一雙雙眼睛都在看著坐在正中的一個人,謝文東。

謝文東環視一圈,問道:“南洪門撤了?”劉波一探身,道:“逃得又快又干凈,目前為止,還有發現一個殘余。”謝文東點點頭,道:“蕭方是不會留下任何便宜給我們占的。這一次,我們打得很漂亮,多虧大家的齊心同力。”

“是東哥神機!”眾人如同商量號了一般齊聲說道。謝文東搖頭笑了笑,話鋒一轉,道:“雖然我們勝了,可有些話我還得說出來,大家很盡心也很盡力,不過有些人可沒有這樣。”他一頓,轉頭問房國棟道:“房兄,你說是不是?”

“我……”房國棟舌頭差點閃到,自己沒盡力嗎?為什么這次自己的手下死得最多?但話說回來,如果不是東心雷即使趕到,那結果會怎樣恐怕不敢想象,雖然自己幾個瓢把子被戰龍打得落花流水,可也不能說不盡力啊?誰能想到在全力對付魂組的時候戰龍突然出現?房國棟有苦只能往肚子里咽,總不會說自己無能吧!他垂首搖頭,一張老臉紅成醬紫色,一個字都沒說出來。令兩位瓢把子也比他強不了多少,頭頂的冷汗直流,手扶桌案,如坐針氈。

謝文東看在眼中,手指輕輕敲打桌面,冷聲道:“如果說戰龍太厲害你們對付不了,這有情可原,但區區魂組只有二十人,你們帶著數千手下攻打竟然也能折損百于人,這,有點說不過去了吧!”說著,他一頓,令有所指道:“是不是人年紀越大,氣魄與頭腦反而越來越差呢?”房國棟聽后黯然一嘆,他的反應要比其他兩個瓢把子快得多,謝文東雖沒把話挑明,但已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自己為洪門征戰多年,最后也只落得這樣一個下場,現在想來,實在可笑。看來當初謝文東殺死萬府也未必是一時氣憤那么簡單。“唉!”房國棟長嘆一聲,閉眼苦道:“掌門大哥,這次的確是屬下無能,或許真是人的年歲大了,不比當年,我看我已經不適合再做這瓢把子的位置,為了不拖幫會的后腿,我愿意讓位給年輕人,希望掌門大哥允許。”

說完,房國棟起身一抱拳,默默而立,等謝文東回話。他明白,自己下臺是早晚的事,何必讓人把話挑明,自己主動一些效果要得多。他想明白了,但其他兩個瓢把子不懂,二人還認為謝文東只是隨便說說,沒錯,這一仗自己打得是不漂亮,但畢竟魂組已經消滅,戰龍也死,南洪門大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更何況沒有他們幾人的阻擊,東心雷向殺死戰龍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想罷,瓢把子之一的林青山輕輕拉了拉房國棟衣袖,細聲道:“房兄,你是不是有些太認真了,掌門大哥怎么會同意你下臺呢?!”

他話音剛落,只見謝文東撓了撓頭發,點頭道:“也好,房兄年歲大了,確實不易在跟著大家南爭北戰,但畢竟也是我們洪門的有功之人,如果愿意繼續留在幫會中,我可以幫你找個輕松一點的職務。”

房國棟搖頭一笑,道:“多謝掌門大哥厚愛,我想退出幫會,去國外過安定點的生活。”人在江湖,難免會有仇家,當你地位顯赫時,這些人或許不敢去找你,一但你摔下來,那新仇舊恨會如同排山倒海一般壓過來。所以江湖人退出的時候一般都會選擇隱居或去國外生活。房國棟多聰明,他早把退路想好了,而且知道自己留在幫會中,早晚有一天謝文東還會把槍口對準自己。“恩!”謝文東暗中點點頭,這房國棟確非其他幾個瓢把子可比,他想了想,面帶惋惜道:“既然房兄注意已定,我也不好勉強,就按你的意思辦吧!”一句話,貴為一方霸主的瓢把子瞬間成了普通人。

林青山多少感覺出氣氛有些不對,瞪大眼睛看著謝文東,心情復雜,不知該說什么。一旁的聶天行心中苦嘆,他現在算是知道謝文東為什么把看起來最簡單的任務交給四位瓢把子了,他早算準這四人消滅魂組不是問題,但是要費一些周折,而這時戰龍會返回南郊解救蕭方之險,去南洪門那間旅館恰恰要進經過魂組所在之地,也恰恰會和這四位瓢把子相遇,這四人怎么會是戰龍的對手,本來最簡單的任務其實也是最困難的任務。謝文東早有心把這四人踢下去,只是一直以來苦無機會,這回他怎能輕易放過,房國棟能主動下臺是他聰明,看來其他兩個瓢把子的下場比他好不了多少。這計用得太過于陰險了!聶天行仰面,心中即是無奈,又感無力,同時也有一絲失望。謝文東的為人處事和他的差異太大。

謝文東又看向其他兩大瓢把子,問道:“房兄主動下臺,你們有什么看法?”

他話里的意思很明顯,連一旁的東心雷也感覺到了,可林青山不知是裝糊涂還是真糊涂,聽后急忙起身道:“房兄其實正當年,現在退出太過可惜,對我們洪門也是一大損失,希望掌門大哥再考慮考慮。”

謝文東仰面而笑,道:“考慮什么?”林青山道:“當然是讓房兄留下來!”謝文東眼睛一瞇,道:“可我覺得他說得有道理,人年歲一大,身體不比當年,讓位給年輕人或許更好一些。”林青山急道:“可年輕人缺乏經驗,瓢把子這樣重要的位置交給一個毛頭小子又怎能讓人放心?!”謝文東站起身,一仰首,道:“我也是毛頭小子!”

“這……”林青山再傻也能感覺到自己的失言,他忙道:“掌門大哥不一樣,您是江湖人百年難得一見的英才,其他人哪能比得上,象掌門大哥這樣的年輕人天下又會有幾個……”謝文東一擺手,打斷他的廢話,說道:“我不是什么英才、天才,只是普通人,很普通的年輕人。世界本來就是年輕人的世界,向前發展需要的是魄力,其次才是經驗。林兄,你老了。”

老了?林青山苦笑,他只是四十出頭,被人家說老還是第一次,他搖頭道:“我自己沒這么覺得,我認為至少還能為洪門奮斗二十年!”“可惜我覺得你在幫會中一天都是多余的!”謝文東雙眼精光一閃,直視林青山,目光如箭,刺穿他心魄。林青山大聲分辨道:“掌門大哥,我……”謝文東不給他說話的機會,冷冷道:“這次一戰就能代表一切。當其他人浴血奮戰的時候,你在哪里?”林青山抿了抿嘴,沒有說話,也無話可說。謝文東接道:“你在最后面,因為你怕死!”

林青山頭頂冒汗,垂首不語。謝文東又道:“當吳業開戰死的時候你又在哪里?”林青山頭垂得更低。謝文東道:“你在跑,因為你怕和吳業開落得一樣下場!”林青山顫抖著手掏出手帕,擦擦額頭上的汗水。謝文東猛然間一排桌子,聲音之大,會議廳內嗡嗡做響,林青山緊繃的神經差點斷掉,他身體一震,無力的癱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謝文東大聲呵斥道:“就你這樣的瓢把子有什么用,你所帶領的人能打贏什么仗?”說完,謝文東如刀的目光打在林青山臉上。

好半晌,林青山反應過來一些,他懦懦道:“可我在幫會這么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掌門大哥,你不能因為這一次而把我完全否定掉。”謝文東冷然道:“一棵想長成參天大樹的樹木必須得先去其糟粕!”林青山徹底絕望了,自己辛辛苦苦拼下來的基業看來全完了,可是他又不甘心這樣放棄,自古以來,官逼民反,謝文東,這是你逼我的!他心中默默算計著,大不了自己回山西老家反了他***,不管怎么說多年的基業不能白白葬送。

他臉上的表情一覽無疑的全部落在謝文東眼中,他心中想什么,謝文東一清二楚,微微一笑,道:“林兄,現在你是不是該在大家面前表個態了?”林青山故意無奈道:“既然掌門大哥這樣說,那我尊重你的意思,我下臺!”

“很好!”謝文東道:“我也不是不懂情誼的人,林兄在江湖摸趴滾打多年,仇家自然不少,過幾天我安排你去澳大利亞,在那里安度下半輩子也是一件美事,當然,幫會也不會虧待你,至少得讓你吃喝不愁!”

林青山一聽急了,忙道:“掌門大哥,我還得會家準備準備,畢竟這是一件大事,我……”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hqlgxv.icu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五十三章   地址:http://www.hqlgxv.icu/224.html
助彩计划软件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