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四十四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四十四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hqlgxv.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在醫院住了五天,傷勢剛有些好轉,就急不可奈跑出醫院。既然向問天去了臺灣,他不想放過這大好時機,可幾次試探,謝文東泄氣了,蕭方根本就沒打算和他打,不管怎么挑釁,叫陣,這位蕭天王兩眼一閉,就是不出戰。蕭方死守不出,謝文東再詭計多端,也想不出個破敵良計。蕭方把人手都放在旅館,別墅兩地,而且之間的距離不遠,不管強攻其中哪一處,謝文東都得用上全力,那勢必會遭到另一處的夾擊,這樣,形勢就相當不利了。

謝文東犯愁,蕭方也同樣犯愁,他接到向問天的電話,得知廣西一帶有數個當地黑勢力聯合一處,趁南洪門和謝文東交戰正酣之際,挑了南洪門在廣西分堂,不再聽受向問天的管制,自立為王。廣西是南洪門的腹地,他們一造反,如同后院著火,向問天不敢大意,從臺灣歸來后,急忙召集幫眾,前去廣西征討,而南京的重擔又全交給蕭方一人,他能不犯愁嘛!不過向問天對南京的情況十分了解,他叮囑蕭方,只要按現在這個策略,據守不出,謝文東暫時也拿你們沒辦法,除非他再調集更多的人手,但那必然需要不少時間,到時,他自己已經平滅廣西之亂而回了。

廣西之亂的消息同樣也傳到謝文東的耳中,一聽到向問天去平亂了,他仰面而笑,嘆道:“看來老天還是眷顧我的!”他把聶天行找來,問道:“南洪門后院著火,天行你也知道了吧。”聶天行點點頭,謝文東的意思他自然明白,要趁向問天有一段時間不能顧及南京,打垮蕭方,他旁擊道:“我們也稱后院著過火,那時魂組圍困老爺子,情況十分危機,可向問天當時并沒有落井下石。”言下之意是讓謝文東效仿向問天,不乘人之危。謝文東搖頭笑道:“那是向問天,可我是謝文東,如此機會,怎能錯過。”他一頓,又問道:“天行,你有沒有破蕭方死守的對策?”

唉!聶天行心中苦嘆一聲,他和謝文東之間觀念差異太大,說實在話,他更欣賞向問天這個人,認為他才是世間少有的真英雄,可老爺子對他之恩太大,投*向問天,他想都不敢想,不過,心中蒙起的退意卻越來越濃,謝文東不是他想輔佐的人。聶天行無奈道:“破蕭方不難,既然向問天有一段時間不能趕回南京,我們可以利用這期間召集人手,同時打擊蕭方的兩大要點,首尾不相顧,他必敗無疑。”謝文東緩緩一瞇眼,斜目看著聶天行良久,不知他心中在想什么,好一會,他才說道:“這是下策,不可取。”聶天行道:“既然掌門大哥心中已有打算,何必再問我?”謝文東柔聲道:“如果我什么事都不問你,那洪門還要你這軍師有什么用?!”一句話,把聶天行說得一機靈,他抬頭看向謝文東,只見他雙眼有寒光閃動,可片刻之間又消失。謝文東道:“我不喜歡存有二心的人,更不希望再出現叛徒!”

聶天行心中一寒,苦笑道:“我今天的一切一切都是老爺子給予的,有生之年,我決不會做出一件對不起洪門的事。”

謝文東擺手道:“天行,不用在我面前做出任何保證,我剛才的話也不是針對你,只是不想再看見第二個向輝山出現。”

聶天行點頭不語。謝文東一笑,起身向外走,臨出門前他站住,頭沒回,瞇眼說道:“有時候,人心也是會變的。”他走出房間,對門口守侯的小弟道:“通知大家,到會議室開會!”小弟不敢怠慢,答應一聲,風般跑開。謝文東邊往會議室走邊暗想,聶天行這人過于正直重義,和自己的性格正好相左,而且看樣子他已經蒙出退意,是不是……謝文東握緊拳頭,眉頭緊瑣。如何對付蕭方,他心中已有了主意,剛才故意問聶天行,一是想試探他,二是想看看他的主意和自己是否一樣,只是聶天行并沒有誠心給他出主意,隨便找個點子來搪塞。謝文東明白,心中自然升起殺意,他怕第二個向輝山出現。可轉念一想,他又嘆了口氣,聶天行和向輝山不一樣,前者雖然和自己理念有差異,但象聶天行這種重情誼的人是打死也不會投*向問天的,殺之可惜,又令其他人心寒。不知不覺,謝文東漫步到會議室,任長風和姜森先到了,做在一起正談論什么,見他進來,急忙起身施禮,任長風先開口問道:“東哥,我們是不是準備發動進攻了?”

謝文東一笑,說道:“恩,等人到齊了再說。”片刻,干部們陸續趕到,慢慢的,房間中座無虛席,見人來得差不多,謝文東用手指敲打桌面,輕咳一聲,說道:“這次我把大家找來,是為了宣布一件事。”眾人立耳傾聽,謝文東剛出院就開會,事情一定小不了,有些人猜出一二,暗暗摩拳擦掌,就等謝文東一句話,將南洪門殺個片甲不留。

謝文東環視一周,淡淡道:“從今天開始,所有人都放假,自行安排活動。”

一句話,房間中所有人都楞住了,特別是任長風,他本以為謝文東召集大家下達進攻命令,正準備起身請令做先鋒,那知謝文東竟然說出這樣一句話,頓時泄氣了,腦袋一搭拉,輕聲說道:“東哥不是搞錯了吧?”

謝文東笑道:“絕對沒錯。這一短時間大家也都累了,該好好休息休息,除了不能離開市區,其他的愛怎么玩就怎么玩!”

姜森眨眨眼,抬目一瞧,謝文東正笑瞇瞇的看著眾人,心中一動,這東哥心中不是又想出什么好主意了吧。

散會后,眾人懷著不同心情離開,不明白謝文東為什么這時候給大家放假,現在向問天不在,南洪門由蕭方統帥,這樣大好的機會怎能放過,難道掌門大哥良心發現,上次向問天沒乘人之危,這次想來個投之以桃,抱之以李?

姜森,劉波,任長風,靈敏,魏子丹都沒走,坐在原位,看著謝文東也不說話。

謝文東笑道:“怎么,幾位還有事?”姜森道:“沒事。不過我不走,是因為我知道一會東哥還會找我,所以干脆就不走了。”

謝文東仰面而笑,嘆道:“老森真是越來越聰明了。”他看了看在坐的五個人,暗自點頭,又問道:“你們說蕭方現在手下有幾員大將?”五人互相看看,弄不懂謝文東什么意思,劉波沉吟道:“除了戰龍,可能就是錢喜喜了吧?”謝文東點點頭,說道:“如果我們現在放假,沒有一點防備,蕭方會領人來攻打我們嗎?”

任長風一嘆,苦道:“如果東哥給大家放假是為了引蕭方出動,那恐怕就失算了。蕭方現在是王八吃秤砣,鐵了心,看他的架勢,就算在他門前扔一千萬,他也不會伸出手來拿!”劉波贊同道:“沒錯,蕭方是被東哥打怕了,也學乖了,連東哥住院期間他都沒敢輕舉妄動,如今,更不會輕易上當。”謝文東瞇眼一笑,說道:“他不會上當,可其他那兩位天王呢?”

呀!五人倒吸涼氣,是啊!蕭方不上當,可還有兩個和他平起平坐,沒吃過謝文東大虧的兩大天王呢!這兩人可未必會象蕭方一樣謹慎。謝文東接道:“戰龍甚有頭腦,而且和蕭方的關系不錯,引他出來不容易。而錢喜喜不一樣,他是八大天王中性格最暴躁的,也是最不得向問天喜歡的一個,倍受其他天王排擠,越是這樣,他越想在向問天面前表現一下自己,證明自己的實力。如今,一塊大蛋糕擺在他面前,你說他是棄而不顧、不為所動呢,還是狠狠的咬上一口?”

任長風嘆道:“如果是我,就算冒著搭上自家性命的危險,也要咬一口這塊大蛋糕!”

謝文東長笑道:“所以,錢喜喜亡已!如果蕭方再為一個天王送終,他就算不吐血,也會窩囊死的!”

任長風撇嘴道:“不窩囊死,他也會被氣死。”說完,他還吧嗒吧嗒嘴,嘿嘿笑道:“如果真被氣死,也算很有名了,古代三國時,人家周喻就是怎么死的。”靈敏一皺眉,斜了他一眼,道:“有沒有人告訴你,你興災樂貨的時候很討人厭!”

北洪門放假,上下弟子無不歡欣雀躍,有很多人來南京數個月都沒有好好休息幾天,這回,終于可以放松一下,只可惜規定不能出市區,有不少旅游勝地無法光顧,就算如此,人們都已夠知足的了。

謝文東最近一陣比較喜歡去酒吧,喜歡里面那五顏六色,包含酸甜苦辣的調酒,喜歡臺上那形象頹廢,嗓音沙啞的流浪歌手,更喜歡酒吧里無拘無束,充滿自由與宣泄的氣氛。世上的東西,只有聚才能顯示出力量,相同的行業,聚集在一起更創造出更大的名氣。酒吧也是一樣。秦淮區南部就有這樣一條街道,左右兩旁,酒吧林立,仔細數來,怕有不下二十家。這里是孤獨的‘夜游神’天堂,沒有嘈雜音樂,有的只是淡淡的傷感。‘半杯情’是其中一家中檔酒吧,晚間客人不是很多,大多是老顧客,或喝酒,或聊天,或聽聽音樂。

今天,不知道為什么,客人特別多,服務生忙里忙外,難有空閑的時候,偷眼一瞧,平時熟悉的面孔一張也找不到,在坐的大多是陌生人,如果硬說有熟悉的話,那只能屬*前那一桌三人,兩男一女,這幾日三人天天都來光顧,一坐就是兩三個小時。服務生正看著那三人,其中一個相貌帥氣的青年抬手打個指響,服務生急忙上前,問道:“先生,有什么需要嗎?”

青年環視一周,笑道:“今晚我有一個好朋友由遠道而來,十分要好的那種。古人說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今兒高興,請在坐的每一個人喝上一杯!”“嘩……”青年說話聲洪亮有力,酒吧里每一個人都聽得清楚,紛紛鼓掌叫好。酒保見青年面色紅暈,桌子上空酒瓶擺了一排,怕他酒多失言,好心勸道:“先生,今天客人不少,每人一杯恐怕不是小數……”

沒等酒保說完,青年揮手打斷,道:“說請就請,再多的人我也能請得起,上最好的酒,多少錢,我一分都不少給!”說完,他拿出一張支票拍在桌子上。和醉酒的人永遠也講不出道理來,酒保轉目看向和青年一切的年輕人,那年輕人笑瞇瞇的一雙眼睛細成一條縫,白凈的臉上略帶紅光,見酒保看向自己,他一笑,說道:“按他的意思辦吧,我們不算有錢,但酒還是請得起的。”酒保無奈,搖搖頭,走開了。見他走遠后,青年側頭,壓低聲音有些疑慮道:“東哥,今天‘狼’會來嗎?”

年輕人聽后,搖頭笑而不語。不一會,酒保把酒送了上來,每人一杯,酒吧中有不下五十人,一算起來,青年至少得掏出萬余元,這還是酒保手下留情,沒聽他的話上最好的酒。這時,酒吧門一開,走進一行人,為首一個相貌奇丑無比,一張凹凸不平的驢臉讓人看了足可以反胃三天,不過那雙眼睛卻炯炯有神,光芒四射,只是臉色有些蒼白,似有病態。酒保見又有十幾個客人進來,心中奇怪,不明白今天是怎么了,難道其他的酒吧都關業了不成?!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hqlgxv.icu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四十四章   地址:http://www.hqlgxv.icu/215.html
助彩计划软件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