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六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六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hqlgxv.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金眼幾人看了看床上的女人,嘆了口氣,不得不承認她的美麗,點頭道:“很漂亮。”

謝文東將女人的胸圍拉下,露出潔白的**。女人驚叫一聲,眼淚流了出來。她實在想不出,眼前這清秀的年輕人竟然做出這種事。謝文東笑道:“既然她如此漂亮,你們愿不愿意和他玩玩?”

金眼咽下一口吐沫,這漂亮女人半裸躺在床上的樣子實在是一種誘惑,好不容易將眼神挪開,嘆了口氣,說道:“可惜我有了小鏡,雖然她很動人,不過讓水鏡知道會找我拼命的。”

木子笑道:“金哥可是有名的懼內啊!哈哈!”金眼一瞪眼,道:“這叫愛!你不懂,和你說也沒用。”木子道:“有家的人就是不一樣啊。”謝文東搖頭苦笑,這四人殺人放火如同吃家常飯,但讓他們強奸一個女子卻都成了軟腳蝦。

這時,門鈴又響起,謝文東一驚,動作麻利的將女人身上的衣服塞進她口中,然后掏出槍,來到門前,向外一瞧,謝文東笑了。只見門外站有四人,三男一女,男的他不認識,但站在門前的女人他不陌生。上次他從金三角回來時曾在昆明住了一晚,在賓館里化裝成小姐想刺殺他的就是這個女人。不過當時他只是扒光了她的衣服,沒有動她,今天又見面了,難怪謝文東會笑。謝文東轉頭對金眼幾人使個眼色,自己退回到臥室。

金眼將門打開。那女人一楞,問道:“你是誰?”金眼苦笑道:“麻哥有事了,讓我接嫂子離開。”女人面露驚異,說道:“不對啊!麻哥是讓我們來接嫂子!”金眼聽后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暗說怎么這么巧。但他臉色不變,面帶難色道:“你不知道,進屋我慢慢和你說!”

女人和三個大漢迷惑的走進別墅。金眼將他們幾人引起臥室,一進來,女人看見坐在床邊笑瞇瞇的謝文東,還有被捆綁住躺在床上半裸的‘嫂子’,這時她一切都明白了,可是也晚了。金眼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一把槍,頂在她的后腦。回頭在看和自己同來的三名大漢,也被人家用槍逼住。女人咬牙切齒道:“謝文東!”

謝文東笑呵呵說道:“沒錯,是我!”“你……”女人說不出話來,表情變得頹廢,這已是謝文東第二次將她抓到,臉色一紅,無話可說。可突然她回腳猛踢金眼的小腹,謝文東見狀先是一楞,但馬上就笑了,她和金眼玩花樣,那真是找錯人了。果然,金眼輕輕一揮手臂,擋開她踢了一腿,接著順勢向前一跨步,掄拳打在女人的小腹上。女人悶哼一聲,彎腰倒地。金眼也不客氣,嘴里嘟囔著:“你還挺不老實的!”說著話,也將她也結結實實捆好,完事后還在她屁股上踢了一腳。

女人躺在地上破口大罵,木子找條手巾把她嘴堵住,這回,女人干瞪眼,說不出話來。只能用惡毒的眼神掃向謝文東,看著他笑呵呵的樣子,恨不得他在自己面前突然死掉,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

木子剛想把同來的三名大漢捆起來,謝文東揮了下手,將他制止,對三名大漢道:“你們對這位大嫂有沒有興趣?”

那三人往床上一瞄,眼睛頓時直了。剛才進來時發生突變,他們一時反應不過來,壓根也沒注意到床上還躺著一位。他們對麻楓這位情人可以說敢想不敢碰,如此美麗的女人自然讓他們眼饞,可麻楓是什么樣的人他們也最清楚。三人呆呆的搖搖頭。謝文東笑瞇瞇的晃槍來到三人近前,淡然道:“你們在說謊。既然想,就去做好了,麻楓現在又不再這里,而且他離死已經不遠了,你們還怕什么?!”

三人看著謝文東,再看看床上麻楓的情人,還是不敢相信他的話,而且麻楓長久以來在他們心中的威懾不是一下就能消失的。他的女人誰敢碰?謝文東看出他們的想法,說道:“這樣的機會很難得。否則你們只好在黃泉路上玩樂了!”說著話,將槍口對準三人的腦袋。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呼吸變粗,不約而同的瘋了一般撲到床上。

“哈哈!”謝文東仰面長笑,眼睛中放出奪目的紅光,讓人看了心驚。他拿出電話,按著麻楓打來的號碼撥回去,果然,接聽之人正是麻楓。謝文東笑道:“麻兄,我大老遠到這,而你這主人是不是跑得太快了?”

麻楓冷笑一聲,道:“謝文東,你別高興的太早,我回很快回來找你的。”謝文東道:“是嗎?我希望你馬上回來,你的這個情人正在受人欺負,我不知道該不該幫她?”麻楓臉色頓時巨變,急道:“你在哪?”謝文東淡然道:“當然是在你情人這里,讓你聽聽有意思的聲音吧!”他將電話放在床邊。女人的慘叫聲,衣服的撕破聲,還有男人的大呼小叫。麻楓的三個手下早被眼前的美色沖暈頭腦,也不管她是誰的女人了,也不管旁邊是不是有人,獸性戰勝理智。

“天啊!我從來沒有見過這么美麗的**!”“把她嘴堵上,叫得我心煩!”“你讓開,讓我坐在她的臉上!”“哈哈!”

麻楓腦袋嗡了一聲,心中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對著電話大吼道:“謝文東,我草你媽!”

可謝文東聽不見他的罵聲,悠閑的找張椅子坐下。金眼在旁有些看不過去,嘆道:“東哥,這樣是不是有些過分?”

謝文東冷然道:“這就是惹怒我的后果。我也不想,但有些人偏偏挑戰我理智的極限,既然讓我瘋狂,那后果怎樣他就應該承受得起!”金眼嘆道:“可我覺得咱們這樣做會讓別人說閑話!”謝文東仰面而笑,雙眼放光道:“誰敢說我閑話?!實力就是道理,這就是法!”

麻楓的確很心愛這個情人,所以他沒有選擇的來了,不過不是獨自一人,他帶來了十個人,十個槍法很準,武藝超群的人。這些人屬于魂組,帶頭的人正是被三眼打跑那個青年漢子。麻楓很囂張,但在這人面前還是十分恭敬,雖然心急如焚,在青年面前卻不敢現露出來。一行人等到了別墅門口,天已經放黑,別墅里黑漆漆的,沒有半點光亮。

麻楓心中一沉,暗道謝文東所言看來不假,家里確實出事了。想到這,他頭上的汗水頓時流了出來,對青年急道:“山田組長,這就是我家,咱們快進去看看吧!”山田冷聲道:“急什么?既然謝文東已經來過也不急于這一時,萬一里面有埋伏怎么辦?”說完,對身后帶來的手下道:“先過去兩人,從后窗進去,如果房間有人你們也不要打,快速退回就行!”

有兩人點點頭,從車上下來,繞到別墅后身,翻過院墻,鍬開窗戶爬了進去。里面靜悄悄的沒有一絲聲響,寂靜得可怕。兩人互視了一眼,拔出配槍向里面走去。來到大廳內,一股血腥味道迎面飄來,二人心中一驚,向著血腥味最弄的臥室走去。警惕的輕輕推開房門,里面凌亂不堪,床上赤身**躺著四個人,血跡粘滿了床鋪。

二人心中大驚,急忙退了出去。由于別墅無人,他們多少有些放下心來,沒有再爬窗戶,打算直接從正門出來。剛準備打開門,突然感覺腦袋一僵,其中一人急忙把另一個人正打算開門的手拉住,向上面指了指,那人抬目一瞧,嚇出一身冷汗。只見門上掛有一顆手雷,引線固定在墻上,如果將門打開,手雷隨門而動,那后果不堪設想。那人長出了口氣,小心翼翼的手雷取下,開門而出。

麻楓正等得心急時,二人跑了回來。山田見二人臉色不對,沉穩問道:“里面怎樣?”

一人答道:“沒有人,不,沒有活人,只有四具尸體。”麻楓再也忍不住了,狂叫一聲,沖進別墅。等到了臥室,將燈打開,里面的情景讓他整個人僵住。只見自己心愛的人躺在床上,一絲不掛,下身狼藉,眉心一個手指大的窟窿,身上還趴著一個男人,被人打穿后腦,臉上卻掛著微笑,和身下的女人的表情截然相反,他二人明顯是被人一槍打死,甚至沒有一絲掙扎,臉上的表情還保持原樣。旁邊還有兩個赤體男人也都是被人一槍斃命。

麻楓木僵僵的站在那里,眼淚不覺流了出來。好一會,他發瘋的將男人的尸體踢下床,伏在女人身上放聲痛哭。

站在門口的山田嘆了口氣,轉身走回大廳,暗嘆謝文東好冷酷的手法。魂組和他比起來,恐怕也沒有他狠毒。這時他聽見臥室內麻楓嘶聲力竭的嚎叫:“謝文東……”

謝文東就在別墅不遠的角落。他現在正在嘆氣,搖頭道:“可惜啊!可惜沒有聽到‘爆竹’聲!”

金眼點頭道:“看來魂組的能人不少!”謝文東笑道:“手下敗將而已。”金眼問道:“看來今天想殺麻楓不太容易。”謝文東想了想,說道:“他有魂組幫忙,我們也有后援,血殺也應該快到了。他的命,我早晚要收回。”謝文東冷笑一下,轉身離開。木子拉著被抓住的女人,問道:“東哥,她怎么辦?”

謝文東一拍腦袋,掐著她的面頰笑道:“我差點把你忘了。”

女人看見他的笑容打個寒戰,顫聲道:“你……你想怎樣?”

謝文東笑瞇瞇在她身上掃了掃,笑道:“你說呢?”女人臉色一紅,怒聲道:“你這混蛋,王八蛋……”沒等她罵完,木子拿了一塊臟西西的手帕塞進她嘴里,這幾天木子有些感冒,鼻涕特別多。謝文東暗想帶著這個女人也確實是件麻煩的事,而且也不方便,對木子道:“把她放了吧!本來我和麻楓的恩怨也不想牽扯到其他人身上,可是他卻傷害了我的朋友,也是我的恩人。你回去告訴麻楓,不用他來找我,我自然會去找他,讓他把脖子洗干凈一些。還有,不要以為魂組能給他撐住腰,我想要殺的人,天王老子保護我也照殺不誤!”說完,他轉身走了。

木子對這女人有些好感,挺喜歡她的火暴脾氣,伸手將她口中的手帕拿出來揣在懷中,揮揮手,笑道:“小妞,下次再見!希望不是在你又被我們抓住的情況下!”

女人怒聲道:“你去死吧!哎,哎哎?你先等會走,還沒有把我身上的繩子解開。”木子無奈道:“我都去死了還解什么繩子?!”說完,身子幾晃,沒了蹤影,隱約聽見后面女人的罵聲:“你這混蛋,王八蛋……”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hqlgxv.icu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六章   地址:http://www.hqlgxv.icu/177.html
助彩计划软件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