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二十四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二十四章

所屬目錄:第五卷 黑暗之旅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hqlgxv.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阿水笑道:“那是由地方政府支持的賭場,勐拉的繁華就*這來維持。當然,毒品交易也是免不了的一大支柱產業。”

“呵呵!”謝文東無奈的笑笑,嘆道:“是一坐繁華的小鎮,不過繁華成這種畸形也不得不令人感嘆。”

勐拉暫時被撣東同盟軍所占據,他們和瓦聯軍正因為搶奪罌粟而爭戰連連,小鎮中不時有軍隊在街道旁跑過。阿水在街上開起車來也不得不小心翼翼,畢竟他們屬于瓦聯軍,在人家的底盤微有差池小命恐怕難保。

緬甸局勢十分混亂,地方武裝勢力坐大,政府束手無策。而地方勢力之間也常常會因為利益而發生戰亂。金三角被瓦聯軍所占據,但他們的統治地位也不穩定,隨時會遭受其他勢力的打擊。

吉普車緩緩穿過勐拉,在郊外不遠的密林內停下。老鬼剛和總部通過電話,對謝文東道:“我們在這等會,飛機馬上就到。”

還沒等謝文東說話,一支撣東同盟軍的小分隊向這里走過來,大概有十幾個人,都是全副武裝。阿水心中一驚,急問道:“阿鬼,他們不會是沖這咱們來的吧?我們身上可都沒帶武器,動起手來要吃虧。”

老鬼冷靜道:“不一定。保持鎮靜,別看他們,真躲不過了再隨機應變。”

阿水嘟囔道:“躲不過還隨機應變什么?沒等變自己先成篩子了。”話雖這么說,還是裝做若無其事的*樹坐在草地上,狀似乘涼的樣子。謝文東反倒一臉輕松,他根本沒將這十幾個身材矮小的緬甸人放在眼里,而且他手中也有槍,槍是可以裝十六發子彈的白朗寧,真要動手,自己不一定是吃虧。

小分隊緩緩從他們身旁的小路上走過,帶頭的士官突然停下,向謝文東三人所在的位置走過來。阿水身子一僵,手悄悄摸向旁邊地上的一塊石頭。老鬼面不改色,拍了拍阿水的手,小聲道:“謝兄弟,你不要說話,讓他聽出你是外國人就麻煩了。”謝文東含笑點點頭。

士官臉上帶著笑走過來,呱呱唧唧的說了一些謝文東聽不懂的語言。老鬼哈哈一笑,從容的回了幾句。士官點點頭,摸了摸口袋,面帶難色說了一句話。老鬼笑著答應一聲,伸手從口袋中拿出煙來,打開煙盒,臉色一變,里面一顆煙都不剩。他向士官歉然一笑,轉頭對謝文東咕唧幾句。謝文東雖說聽不懂他說什么,心中已猜出十之**,恩了一聲算是回答,從口袋中套出煙來,抽出一根遞給那士官。士官笑臉接過,一見煙上寫的是中華,露出驚訝之色。

謝文東心中一震,暗罵自己糊涂,煙上的字跡不就已經說明自己來自中國嘛。

士官將煙點著,深深吸上一口,好久才將淡淡的清煙吐出,象是回味無窮的樣子,一臉享受。然后目光不時飄向謝文東手中的煙盒。老鬼機靈的象謝文東使個眼色,后者馬上明白過來,將手中煙塞進士官手中。士官連忙搖手,老鬼咕唧了幾句,他才興奮的將煙揣起來,對謝文東和老鬼感謝一翻,笑呵呵的走了。

謝文東見小分隊走遠,看著士官的背影,笑道:“一盒煙而已,至于高興成這個這樣嗎?”

老鬼搖頭道:“你不知道。看樣子他只是一個班長,一個月的工資合成人民幣也就六十快錢左右。中華煙對他而言,是可望可不可及的。”謝文東哦了一聲,問道:“對了,我拿給他中華,為什么沒有懷疑我是中國人?”

老鬼笑道:“中國的煙在這里大部分都有,沒有什么好大驚小怪的。”謝文東恍然大悟道:“原來是這個樣子。”

剛過五分鐘,天空傳來震耳的轟鳴聲。老鬼精神一振,興奮道:“將軍接我們的飛機到了,光是聽聲就知道是我們瓦聯軍的。”他的耳朵的確很好使,飛機在密林前的空地停下,從里面跳下一位五十歲掛零,精氣神十足的中年人,對謝文東和老鬼一揮手,又重新上了飛機。老鬼挽住謝文東的胳膊,走上飛機。阿水則留了下來,他屬于外聯,如果沒有上級的允許是不可以回總部的。等二人上了飛機后,不再停留,快速升空。

謝文東第一次坐直升飛機,感覺些許好奇,看似在空中遙遙晃晃的飛機,可在坐進里面卻異常平穩。

老鬼幫謝文東介紹,一指中年人道:“這是桑將軍麾下的第一助手,赫強上校。”然后又指著謝文東道:“這就是我時常提起來自中國的年輕一代黑道梟雄謝文東。以后你二人見面的次數一定不會少,大家多親近。哈哈!”

謝文東和赫強互相握了握手,后者會簡單的中文,對謝文東笑道:“沒有想到你真是這么年輕,開始阿鬼跟我說的時候還不相信,現在一見面,想不相信都不行了。”

謝文東微笑道:“赫上校實在過獎。身位金三角的上校,又是桑將軍座前紅人,和你比起來,我就微不足道了。”

赫強笑著搖了搖手指,嘆道:“你比我年輕的多,以后的發展要遠勝于我,過不了多久,我和你比起來恐怕就是小角色了。”

兩人談笑風生,沒有半點陌生感,反倒象是多年不見的好友。老鬼坐在一旁甚是高興,也許謝文東能和金三角合作成功,除了雙方的首領外,最高興的就是他。他將謝文東看做自己的朋友,而金三角又是他自己的家,這雙方合作對他也有好處。

一個小時的時間很快。謝文東從飛機望下看時,跑在路上的一輛輛軍車清晰可見。老鬼興奮道:“那是我們一二五軍的運輸車。里面裝的都是‘黃金’,還沒有發出亮光的黃金!”

“哦?”謝文東疑惑道:“沒有發出亮光的黃金?”

赫強笑著解釋道:“謝兄弟不是外人,實話告訴你,里面裝的都是剛收割的罌粟,阿鬼說的沒錯,那對于我們來說,就是黃金,就是金錢,當然,也會變成我們需要的武器。”說完,眼神瞄向了謝文東。后者笑容不變,象是沒有聽見。

飛機在一座圓形的平臺降落。下了飛機,謝文東環視了一圈。這里說是村寨,不如說是一座建在叢林中的軍營。穿插縱橫的小路上不時有手握步槍的士兵走過。崗樓林立在村寨周圍,上面的重機槍都是裝滿子彈,打開保險,機槍一旁的士兵不停巡視著。組成村寨的房屋主要都是木制,下面中空,仿佛是一座座空中樓閣。整個金三角被群山環繞,怪樹叢生,清澈的溪水丁冬作響,景色迷人是出了名的,但這里的兇險也是不可忽略的。在綠油油的草地中,不知道埋藏著多少地雷。一步之差就可能讓人糊里糊涂飛上了天。

赫強和老鬼將謝文東迎進一間木制的房間,里面的設備雖然簡陋,但十分清潔。赫強笑道:“謝兄弟先在這里休息一天,將軍有要事解決去了幫康,明天會回來,到那時,謝兄弟可以和將軍詳談。”

幫康是瓦聯軍的首府,瓦幫的主要官員都集中在那里。桑將軍雖掌管金三角的一切事務,但是要定期回首府匯報情況。

謝文東聽后點點頭,這幾天的連續奔波確實有些勞累,笑呵呵道:“好。不過我可不可以出去逛逛。”

“當然可以!”赫強道:“不過出去的時候最好先找上阿鬼,不然有些士兵發現你臉生,發生不必要的誤會就不好了。”

謝文東笑道:“那是自然。”等赫強和老鬼出去后,謝文東伸個懶腰,一頭扎進床中。被子好象被特別清洗過,沒有濕潮的味道,反而發出淡淡的花草香氣。真是不錯!謝文東聞著令人舒服的氣息,心中感嘆道。房間內沒有一樣電器,連電燈都沒有,只是一張床一套桌椅而已,但不會讓人有不舒服的感覺,反而是一種反撲歸真的美。如果沒有毒品,如果沒有地方勢力,如果沒有軍隊,這里絕對可稱得上世外桃源。可是,如果沒有這些如果,這里還會被世界關注嗎?還有目光放在這里嗎?

不知不覺,謝文東躺在床上睡著了,當他再睜開眼睛時,天色已經昏暗,看了看表已經六點多了。“真是一場好覺,沒想到睡了這么久!”謝文東自語道。這時門一開,老鬼走了進來,聞了聞房間內的香氣,笑道:“在這種味道下睡得不好才怪呢!”

謝文東邊從床上坐起邊道:“偷聽別人說話的習慣不好,偷聽別人自語的習慣更不好。對了,這是什么香氣?”

老鬼無奈的笑笑,說道:“這就是罌粟花的香氣。”見謝文東瞪著眼睛看向自己,忙解釋道:“這已經是經過處理后很淡的那種,對人體無害。當然,直接聞的話確實對人體不好。”

謝文東呵呵一笑,拍著肚子道:“金三角的招待實在不怎么樣,肚子餓了都沒人管。”

老鬼一翻白眼,苦笑道:“本來我早想叫你去吃飯,來了兩趟見你睡得正香不好打擾。可這到了你口中卻落個招待不周。”

謝文東拍了拍他寬厚的肩膀,笑道:“開了玩笑而已,何必當真。”“知道!這話也就是你說,換了別人我早痛扁他一頓了。”

和老鬼走出木屋,漫步在土道上,謝文東有機會好好打量這傳說中的金三角。這里沒有想象中的可怕和緊張。黃昏時刻,士兵也都放松了緊張一天的神經,三三兩兩,嘻嘻哈哈的圍坐說笑,如果有漂亮的姑娘走過,也會大聲喧嘩,狂吹口哨,但絕不會上前無禮。姑娘也會笑面而對,滿不在乎。婦女們坐到一旁的小溪清洗衣服,半大的孩子們在溪水戲水,摸魚。謝文東笑嘆道:“金三角要比我想象中安寧得多。”

老鬼神色有些黯然,傷感道:“不知道這樣的安寧還能維持多久。聽說前方的戰勢對我軍不利,狄氐將軍率領的部隊連連潰敗,這樣下去用不了多久,撣東同盟軍的軍隊恐怕就要打到這里了。說不定駐扎在金三角的軍隊要向前方調動,這些戰士們有幾個人能活著回來呢!”

謝文東對緬甸的狀況一無所知,不知道他說的什么將軍什么同盟到底是什么,但看老鬼的樣子就知道戰斗對他們不利。拍著他的肩膀道:“車到山前必有路。我相信世界上沒有什么事是解決不了的,就看你怎么去做。”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hqlgxv.icu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二十四章   地址:http://www.hqlgxv.icu/152.html
助彩计划软件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