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十八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十八章

所屬目錄:第五卷 黑暗之旅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hqlgxv.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江湖是個你虛我詐的地方,看似你最好的朋友很可能是在背后出刀,害你最狠的人。謝文東喜歡這樣的環境,甚至一想起來身上的血液都為之而沸騰,他是一個喜歡挑戰的人,沒有挑戰,人又如何會進步。

峰會后來又談到一些內容,多是各地之間如何開展合作,各地每年給聯合會捐款做活動經費等事。謝文東對此提不起興趣,聽著老頭子們嘮叨起沒完,有些昏昏欲睡,上下兩眼皮總上往一起湊。要不是東心雷總在后面輕輕推他,謝文東恐怕早睡著了。再看向天笑,以手托腮,兩眼瞪著溜圓,眼睛一眨不眨的聽著老頭子們的商議,謝文東心中佩服有加。好不容易熬到峰會結束,謝文東終于可以站起身活動一下發木的筋骨,看著還保持原樣的向天笑一楞,聶天行冷笑道:“這個家伙睡著了,只是睡覺時的樣子特殊一些。”謝文東心有同感的點點頭,嘆道:“確實很特殊!”

正事辦完,享受也是畢不可少的。一行人下到一樓,這里早已經訂好了餐桌位。黃紳對謝文東甚是喜歡,拉著他坐到自己的旁邊,本來也有意拉攏他的李威見狀只好退到一邊。這頓飯謝文東吃得并不安寧,黃紳老頭不時的拉著他問長問短,同時還要應付其他的老大,特別象他這樣年輕人自然要以晚輩自居,對什么人都要彬彬有禮而還要不失掌門大哥的風度。一頓飯下來,謝文東的后背都是汗水,和打了一場架一樣。飯后,眾人邊喝著茶水邊談論事情,黃紳拉著謝文東坐到一處相對安靜的地方,開口道:“前一陣子金兄打算在我哪訂了一批車,現在洪門是由你來做主,不知道對此事有沒有興趣?”

“哦?”謝文東疑問道:“這事我并不知情。不知道老爺子打算訂多少錢的車?價格又怎樣?”

黃紳道:“大家自己人,以我和金兄的關系價格方面自然是最便宜的,當初打算訂一百輛,總價值在三千萬左右。”

謝文東回頭看眼東心雷,后者微微點頭,表示確有此事。謝文東腦袋急轉幾圈,馬上哈哈一笑道:“既然這樣我也沒什么話說,前輩是老爺子的好友,自然不會騙我。其實我感覺一百輛實在算不上大買賣,你那里能出多少貨我就敢收多少貨,只是在資金方面或許有些困難,前輩也知道,我剛接管洪門,大筆資金還不敢輕易使用。”后面的東心雷和聶天行二人臉色一變,感覺謝文東把話說得太滿,要知道黃紳在走私汽車方面十分了得,如果對方真出個幾百輛,恐怕連老爺子也吃不進去。

黃紳盯著謝文東良久,好一會才笑道:“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錢不是問題,我怕貨出多了你吃不下,到時金兄會埋怨我。這樣吧,我出一百五十輛,還是收你一百輛的資金,剩下的錢可以緩一段時間,你覺得怎樣?”

謝文東想了想,點頭道:“好,一言為定!”和黃紳擊掌盟約,訂下了這批貨。其實他之所以敢說出有多少貨要多少的話,也是想為自己麾下的文東會開辟一條新的賺錢路線,畢竟現在的文東會主要財路都是*買賣毒品,謝文東雖說沒有打算放棄,但想把幫會財源的一部分重心轉到走私上,通過自身政治部的關系,走私是一條相對安全穩當的路子。但走私不是一相情愿的事,沒有穩定親密的另一頭關系很難辦成,當然,黃紳絕對是最佳人選,可*又有實力。

天色臨近傍晚,向天笑邀請眾人去南洪門在南京所開的秘密賭場玩樂,以盡自己的地主之宜。眾人欣然答應。

南京玄武區。‘水上人間’是南洪門所開,集飲食賓館娛樂于一身的豪華酒店,也是南洪門在南京最大的秘密賭場。酒店二樓內有暗閣,進去后走不遠會發現一道深褐色的大門,從古香古色的大門而入就是一處上千坪米的大賭場。里面裝飾豪華,賭具繁多,在謝文東的眼中,這里簡直不次于澳門和拉斯維加斯的賭場。看來向天笑早有準備,賭場內沒有一位客人,服務人員穿著整齊的衣服站在兩旁。

向天笑對眾人一笑道:“大家請隨意,這里我為每位老大都準備了一百萬的籌碼,不算多,只供各位一笑。”說著,他拍了拍手,從后面走出一排美艷多姿,身著三點的年輕小姐,每人手中都托著一盤籌碼,分別走到各地老大旁邊站好。頓時,賭場內千嬌百媚,滿屋飄香,‘景色’宜人。

連謝文東也不得不暗自點頭,這向天笑的手筆也真是大方的可以,輕易之間就仍出了幾千萬。其他各地的老大更是開心,一百萬人民幣對于來說確實不算什么,但有美女相伴,感覺就不一樣了,對向文天的好感大增,語氣上也客氣許多。

東心雷的臉色難看,向天笑這樣做明顯是在對自己一方示威嘛,同時地主,北洪門明顯被南洪門擠壓下去。謝文東倒在意這么多,滿有興致的打量一圈賭場,笑問道:“不知道建一座這樣的賓館需要多少錢?”

聶天行嘆道:“以南京的地價,恐怕也要幾千萬吧!”

“哦!”謝文東看了看站在自己旁邊的小姐,樣子不超過二十,細眉大眼,美艷過人,一頭秀發烏黑披肩,顯得皮膚更是雪白。輕輕掐了掐她的粉頰,謝文東贊道:“長得挺漂亮嘛!”但后拿起一個托盤上的籌碼,拋在空中,笑瞇瞇道:“今天咱們就贏他個幾千萬,讓向天笑再出一回血!”

聶天行小聲嘟囔道:“說贏幾千萬就贏幾千萬啊,咱們又不是賭神。”

“呵呵!”謝文東微笑道:“賭場如戰場。戰場上兩兵交戰勇者勝,賭場上又如何不是如此,誰的氣勢勝,那運氣就站在誰的一邊。老雷,你說是不是?”東心雷對謝文東的話一直沒有意見,哪怕他說月亮是方的,東心雷也會跟著這樣認為。

梭哈的規則在賭場上算是簡單的,就是對賭博沒有興趣的謝文東也會玩。話說回來,這個賭場里他唯一會玩的也只有梭哈。謝文東笑呵呵的走過去,這時已經有五個人坐在桌子旁等候發牌,謝文東客氣道:“各位,不在乎多加一個人吧。”

這五位哪會把年紀輕輕的謝文東放在眼中,其中一個身材較胖,帶著精致金邊眼睛的中年人笑道:“既然有人來送錢,我們歡迎還來不及,怎會拒絕呢?哈哈!”說著話,把手放到坐在他旁邊女郎的大腿上,來回游動。

謝文東聳了聳肩,找個椅子坐下,想了想又拉過一張椅子,向旁邊的小姐示意坐下,然后轉頭對東心雷道:“從幫會的經費里拿出二百萬,換了籌碼分給兄弟們去玩吧。”

東心雷答應一聲,從口袋中拿出支票交給沙木,然后和聶天行留在謝文東左右。服務生見六人都已經準備就緒,示意新加入的謝文東切牌。謝文東搖手道:“不用!”

服務生開始發牌,每人先發兩張牌,掀開上面的一張,誰的牌面最大誰有權先投注。牌面最大的是帶眼睛中年人,拿起一把籌碼扔在桌子中央,嘿嘿笑道:“開局不錯,來十萬玩玩。”

一家退出,兩家都跟著投了注,謝文東看眼底牌,也扔出十萬籌碼。第三輪發牌,謝文東運氣不錯,發到最大的黑桃A,隨手扔出二十萬。其他三家又有一人搖頭退出。第四輪又輪到帶眼睛那中年人,拿起剩下籌碼全部扔在桌面上,笑道:“我這人爽快,做事不喜歡拖拉,咱們就來個一次決勝負!”

剩下那人又看了看自己的底牌,嘆道:“那我就舍命陪君子了,跟!”說著,也將自己剩下的籌碼推了出去。

謝文東看眼自己的牌面,笑瞇瞇道:“我也喜歡干脆,這時候退出不是少大家興嘛!”手一揮,將籌碼扔了出去。

第五輪發牌過后,三人紛紛掀開底牌,每人都有一對,但最大的是謝文東。轉眼間,那兩人輸了一百萬,都是面不改色,從懷中掏出支票,帶眼睛中年人笑道:“小兄弟運氣不錯,看來我得掏老本了。”

謝文東看著眼前收回來的籌碼,笑瞇瞇道:“一時僥幸而已,也是兩位前輩讓著晚輩。”

“哈哈”中年人點頭一笑道:“年輕人還挺會說話的,我們繼續!”說著把支票交給手下,讓他換回籌碼。

六人又開始賭起來。眾人有輸有贏,下注也越來越大,你來我往好不熱鬧。謝文東和帶眼鏡中年人是贏家,兩人面前的籌碼都高高堆起,恐怕都不下千萬,另外四家有兩人頭頂已見了汗,但下起注來卻一點不手軟,大把大把的籌碼扔下去,瞬間又變成了別人的,眼鏡都不眨一下。在賭場上錢已經不是錢了,只是一種工具,持續下去的工具。

桌面上的籌碼又堆得象小山一般,謝文東看著眼前的五張牌,牌面出奇的好,是同花順,底牌他沒有看。謝文東手指敲打桌面,笑瞇瞇道:“我的牌面如此大,如果下注小了豈不是可惜。”說著,將自己面前的籌碼都推了出去,梭了!

眼鏡中年人看著他的牌面,笑道:“牌面是不小,但誰知道你的底牌是什么?這么著急梭牌,不是詐我們吧!”

謝文東聳肩道:“我是不是在耍詐,試一試就知道了。”

坐謝文東對過的中年人笑道:“不過這一試可是有代價的,要用上千萬來試。我沒有這個膽量!”說完,把牌面一扣,扔了出去。他旁邊的人笑道:“富貴險中求!沒有膽量出手如何能發財呢?我跟你!”他的籌碼不足千萬,拿出支票扔在籌碼上。

眼鏡中年人把自己的底牌又看了看,臉上雖帶著笑,但是已不象當初那么自然,猶豫片刻,還是推出自己全部的籌碼。

其他人紛紛扣牌退出,一千萬對于任何人來說已不是小數目。見無人再下注,服務生示意投注三人將底牌掀開。這時有許多人都圍了過來,桌面上的籌碼已經鋪了一桌子,總額在幾千萬左右。東心雷和聶天行頭頂也冒了汗,他們也不知道謝文東的底牌是什么,因為他根本就沒看底牌。謝文東臉上看不出一絲緊張,雙指輕輕夾起底牌,眾人的目光齊齊射過來。他的動作很慢,但是卻很沉穩,底牌終于被掀開,眾人聚睛一看,驚呼聲四起,謝文東的底牌和牌面湊到一起果然是同花順。

玩梭哈,同花順出現的幾率有多大眾人心中都明白,感嘆謝文東的運氣實在太好了。這時,向天笑不知道什么時候走了過來,笑容滿面道:“謝兄弟的運氣實在令人眼紅啊!”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hqlgxv.icu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十八章   地址:http://www.hqlgxv.icu/146.html
助彩计划软件哪个好